15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战争游戏指挥官 > 第八百四十四 炎火
  一晃眼,距离两人逃到野区已经过去数天的时间。

  “我回来了。”

  夜拎着两只不比中型犬小多少的角兔,走进一处用树叶和树枝遮挡的山洞之中。

  虽然外面的地面很潮湿。

  但是洞内却显得格外干燥,并且隐约能闻到一股动物特有的骚味。

  不过这也难免。

  毕竟原先这里可是几头雷熊的住所。

  只不过在夜来之后,自然将那些家伙一一清理掉。

  很符合艾路族,桌面清理大师的称号。

  “今晚吃角兔吗?”

  伊苏看着扔在地上的两只兔子,嘴角忍不住的流下怜伶的泪水。

  真是太馋不太残忍了。

  怎么能吃这么可爱的兔兔。

  一番收拾。

  原本两只兔子已经被夜熟练的剖解成一块块鲜美的兔肉。

  放在石板上炙烤着。

  兔肉在石板上烤的油滋滋的响动。

  等快要考好时,夜将一些植物的粉末撒了上去,这是他这么多年来在野外学到的配方。

  至于传授他这个方法的男人。

  此时恐怕不知道丧命在何处无人收尸。

  “吃吧。”

  看着已经望眼欲穿的伊苏,夜摇了摇头,开口道。

  免得将这个重要的人质饿死。

  “啊!好烫。”

  伊苏迫不及待的将一块肉放进嘴中,直接被烫的用手在嘴边快速扇风。

  但却舍不得将肉吐出。

  “你这家伙,难道不知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吗?”

  伊苏一听,歪着头疑惑道“可这是兔肉,又不是豆腐。”

  “这只是个俗语而已。”

  夜心累的用手揉了揉脸,等兔肉冷却好了,才放入嘴中咀嚼。

  又解决一顿饭饱。

  夜将垃圾扔到离洞穴远处的地方,避免血腥味吸引其他猎食动物过来串门。

  那样的话,场面又会变的很不好看。

  他可不想在这种天冷的情况下,去小河里面洗澡。

  夜晚。

  两人围在火堆前,焰火的阴影倒映在他们脸上跳跃着。

  “你打算怎么办?”

  “等。”

  “那还等到什么时候,我已经好几天没洗澡了。”

  伊苏说完抬起自己的手臂闻了闻,随后脸仿佛带上了痛苦面具一样。

  “呕。”

  夜斜眼一看“有这么夸张?”

  “呕。”

  凌晨,由于没什么娱乐活动,两人早早的躺在干草堆上入眠。

  只剩下火堆烧的噼里啪啦。

  而就在这时,夜忽然听到有狗喘息声,以及人的交谈声。

  顿时他立马睁开眼睛,一双竖瞳死死的望着洞口方向。

  “十二人,两条狗,并且其中两人行走的声音,比其他人要低沉许多,是重甲机兵。”

  判断出敌人的数量后,夜立马将伊苏晃醒。

  “起来,快起来。”

  “嗯,让我在睡会,就一会。”

  伊苏绣眉竖立,嘟着嘴撒娇道。

  见她这副模样,夜直接一只手捂住她的嘴,另一只手捏住鼻子。

  果不其然。

  十多秒后伊苏因为缺氧顿时睁开眼,一脸惊恐的望着夜。

  这个男人要杀了自己?

  “别睡了,有追兵。”

  “啊?你怎么知道的?”

  “听到的,别愣着了,快走后门走。”

  一阵慌乱,伊苏收拾好物品朝着山洞后面走去,通过一个向上的竖井逃出。

  推荐下,真心不错,值得装个,毕竟书源多,书籍全,更新快!

  只不过正当气喘吁吁的伊苏,想要歇息喘口气时。

  夜的脸色陡然一边。

  因为他感觉到,更多的人向这边靠近。

  二十,三十,不对,四十!

  短短片刻,超过百人以他们为圆中心向着这边围剿而来。

  若是只有自己一人,夜肯定不会虚。

  甚至还能留下来陪对方玩玩。

  但带着一个累赘的情况下,这种想法显然就不现实。

  “夜怎么办?”

  看着一脸害怕的伊苏,夜抬了下手,示意她保持安静。

  思索了会,夜咬牙决定,直接从一个方向突围。

  另一边。

  位于野区与城市交际的道路上,数辆武装越野车,保卫着一辆长达十米的通讯指挥车。

  车内,一名留着胡须,左胸背着枪套,里面放着一把老式火药枪,看枪口口径还不会小,至少是10毫米以上。

  在这如今电磁步枪,和激光步步枪当道的年代。

  也算的上轻武器里的巨无霸武器。

  “a组,目标开始向东移动,疑似想要突破包围圈,向特威城方向逃窜。”

  “收到,正调整队伍向东进行包围。”

  稍等了会。

  通讯中突然传出刚刚那人的惊叫声。

  “该死他速度太快,这家伙不是人,请求增滋滋。”

  通讯中断。

  至于结果如何,男人甚至都不用去猜测,因为屏幕中关于a组的生命特征全部消失。

  鼻息重重的呼出一口浊气。

  男人拿起通讯器,开口道“所有追捕人员注意,目标突破a组防线,继续向东逃窜,记住目标速度极快禁止近距离交战。”

  “b组收到。”

  “c组收到。”

  一段时间后。

  男人看着地图中,目标仿佛是窃取了己方情报一样,每次都能精准的从两只队伍之间穿插而过。

  但是他们也并非没有战果。

  至少那个男人受伤了,而且还不是轻伤。

  只要继续包围下去,完全可以在两人逃出目标区域前,将其抓捕。

  从思绪中回过神,男人看了眼面板。

  为了抓这个家伙,他的队伍已经损失了不下三十人。

  其中有数人,可都是价格昂贵的重甲机兵。

  好在这次的雇主,给钱够大方。

  树林内。

  夜呼吸急促,双手紧紧捂着左腰,可即便他在怎么用力。

  红色的鲜血,也不停的从他双手中渗出。

  随着移动,在地上划出一道醒目的红线。

  “夜你没事吧。”

  伊苏几次想要上前搀扶对方,却被生硬的推开。

  “不用,我们快走,只要逃离这边,进入人多的城市里,可以为我们争取不少时间。”

  “可是。”

  看着走路都摇摇晃晃的夜,伊苏很难想象。

  对方怎么可能走的到城市,别说城市了,就连能不能走出这十多公里长的树林都是个问题。

  “呜。”一声悲鸣,夜的身体终于是到了极限。

  一只腿直接跪倒在地。

  好在他用手撑住身体,没彻底倒在地上,不过少了一只手的按压,左腰上血的流量顿时增加了不少。

  甚至可以肉眼可见的发现,夜的脸色逐渐变的惨白,虚弱。

  脸上不断冒出冷汗。

  稍微具备医疗知识的人都知道,夜已经失血过多,估计用不了多久,就会进入休克。

  到时如果不能尽快为其治疗。

  一旦血液供氧不足,影响到大脑,即便后续救回来,也会变成一个傻子或者植物人。

  这种情况下,哪怕是凭借现有的医疗技术。

  都不一定有把握将其治好。

  毕竟大脑的复杂程度,远远比人们想象的更加复杂。

  “夜我来扶你。”

  正当伊苏想要靠近夜,将他从地面搀扶起来时。

  突然间!

  远处的树林中,传出一声狗的咆哮。

  “汪汪汪!”

  听到狗叫,伊苏脸上露出一丝恐惧,毕竟她对于狗这类大型动物,还是比较惧怕的。

  可即便如此,她仍然没有放开夜的胳膊。

  也许正是这样,让夜将手中的匕首放下。

  “任务失败。”

  是的,这种情况下,夜没有选择最终方案,将伊苏杀掉,以此来阻止伊家与天家的联婚。

  “啊,好累。”

  夜松开抓着伊苏的手,整个人仰面躺在地上,望着夜空中的繁星。

  这不就和以前一样了吗?

  夜心中如此想到。

  野区虽没有城区的繁华与亮丽。

  但却有它独特的凌静。

  没有灯污染的情况下,让夜能清晰的看清楚天空中闪耀的繁星。

  可惜的是。

  无论他如何寻找,都无法从中找出属于自己家乡的那颗星球。

  “伊家,天家,集团,都是一群王八蛋。”

  “父亲,妹妹,我真的不适合当一名。”

  话还未说完。

  在旁边的伊苏忽然间惊恐的叫道“夜小心!”

  因为在她眼中,一条巨型巨大的斑纹狗,从树林中一跃而出,向着夜的喉哝咬去。

  摆明就是想要将其击杀。

  看着飞扑而来的猎狗,夜的眼瞳中并未露出恐惧,反而带着一丝疑虑。

  “我居然会死在一条狗的手里?”

  “真是讽刺。”

  这一刻,时间凝固在此时。

  夜眼前的景色发生了变化,黑夜,树林,猎犬,全都消失不见。

  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片金黄色的稻田。

  出现他眼前的不是狗,也不是伊苏,而是一位看起来异常端庄高贵的妇女。

  “奥恩。”

  再次听到这个名字,夜陡然从地上蹦起。

  “诶身上的伤口。”

  夜用手摸了摸左腰,哪里还有什么伤口,同时也发现自己的手变小许多。

  “你不能在睡了,你是王,要担负守卫王国的使命。”

  “母亲,可是我很累,真的很累。”

  夜蹲坐在地上,用幼稚的童音诉说着,自己一路上的遭遇。

  独自逃亡,流浪时被星际人贩抓住,好不如舍命逃出,却又流落到一个未知的星球。

  没有朋友,没有亲人。

  一个独自十多岁的孩童,就这么手持匕首,在充满暴力与死亡的星球生活着。

  直到他遇到那个,整天自以为是。

  但却十分不可靠的男人。

  “奥恩,快醒来。”

  一番诉述,女子仍然是那一成不变的话语。

  于此同时。

  这片空间开始破碎。

  “母亲!”

  夜伸出手,想要抓住那消失在虚无中的身影,却发现无论自己跑多快。

  仍然无法靠近一步。

  直到被一片虚无吞噬。

  “夜!”

  再次醒过来,他只听到伊苏惊恐的尖叫声。

  望着瞳孔不断放大的猎狗。

  夜自嘲道“是啊,我可是还有重要的事情没做,怎么能死在这种破地方。”

  “哪怕战场都无法收割我的性命,就凭你!”

  可惜。

  意志虽然让夜重新恢复斗志,但是却无法弥补他虚弱的身体。

  动作太慢了。

  当他抬起匕首时,猎狗的牙齿距离他的脖子不过毫厘之间。

  这下真的完了。

  就当夜准备闭上眼睛认命时。

  “嘭!”

  一声刺耳,暴力的枪声在他耳旁响起。

  震的他脑瓜子嗡嗡响。

  “啪”的一声。

  猎狗的脑袋如西瓜般炸裂,鲜血飞散了夜一脸,甚至最嘴里也被飞进不少碎肉。

  “啧啧啧,果然火药枪才是男人的浪漫。”

  一道男音从夜的背后传来。

  夜听闻回头一望,又是那熟悉的身影。

  永久不变,带着一顶早已褪色的牛仔帽,以及嘴中总叼着的一根粗大,却从不点燃的雪茄。

  唯一不同的是。

  他这次手上握着一把口径超大的左轮。

  “喲,这不是小猫咪吗?怎么变的这么狼狈。”

  “怪不得我在大老远外,都能听到你喵喵的在叫。”

  被这样嘲讽,夜却从未生气。

  “道奇,你这家伙居然还活着。”

  夜的话语既充满惊讶,又带着一丝喜悦,却没有任何抱怨和怨气。

  “你都没死,我怎么会死?”

  “哦,不对,你现在快死了,但是我仍然不会死,因为我就是全宇宙最牛逼的道---奇!”

  一旁的伊苏,被眼前的一幕吓的呆滞。

  怎么回事?

  我在哪里?

  这个疯子又是从哪来冒出来的?

  自我觉醒三连问,让伊苏的脑袋彻底冒烟死机。

  “够了,你这家伙就眼看我死吗?”

  夜见道奇,还站在那边耍酷,不由大喊一声。

  “哦?差点忘了你快死了。”道奇回过神,将嘴中的雪茄收起,将左轮舞了个枪花插进枪套中。

  走到夜面前,为他注射紧急止血剂,和再生药剂。

  两针下去。

  夜伤口的血顿时止住,并且有愈合的趋势,伤口开始出现红色的肉芽。

  “呼。”

  从生死危机脱离出来,夜不由重重的呼出声。

  “活着还真不错。”

  “是吧。”

  道奇插嘴道“我以前不就是这样教导你的?”

  “你很啰嗦啊。”

  “好吧。”

  道奇轻叹一声,不在言语,伸出他那壮硕的胳膊,将夜从地上拉起。

  “走吧,我的任务可是带着你们离开这里。”

  “任务?”

  听到这,夜眉头一皱,连忙追问。

  “委托人是谁?”

  见夜这么问,道奇一脸无奈,用着一副不成器的目光盯着夜。

  “我都给你说多少次,干这行禁止打听委托人的信息,当然我也不知道。”

  本来听到道奇这么说,夜先是一惊。

  什么时候这家伙变得这么正经。

  但等对方后面那句话说出来时,夜才知道,这家伙还是一副老样子。

  跟从前一点没变。

  “见到你真好道奇。”

  “我也一样夜。”

  “不过现在这里可不是闲聊,和感动老友聚集的好地方。”

  “跟我走。”

  虽然有些疑惑道奇的出现,以及他口中的委托人。

  不过出于对道奇无条件的信任。

  夜还是带着伊苏跟在他后面,向着远处前进。

  与此同时。

  b354号行星,恒星炼治工厂。

  一间房屋内。

  两道人影交流着。

  “他们已经汇合,话说您为什么要这么做。”

  “为什么?”人影笑了笑。

  “因为很有意思啊,他是个有潜力的人,并且有着共同的目标的好助力,只不过缺少一些经验而已。”

  “现在我不过是在加快这个过程。”

  “原来如此。”

  房间中的另一人,微微点头。

  “一场火焰即将灼燃大地。”

  <scrpt>();</scr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