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 > 第249章 武士的剑术与忍者的柔术(下)
  若是和青太郎接着缠斗下去,绪方有绝对的自信可以将青太郎斩杀。

  但急着赶往楼的绪方,可不想再这样把宝贵的时间浪费在这家伙的身上。

  于是——

  ——解锁“不知火流柔术”,将不知火流柔术升为中级。

  【叮!花费点技能点,解锁“不知火流柔术”,目前“不知火流柔术”等级初段】

  【目前剩余技能点点】

  【叮!消耗点技能点,不知火流忍术武技·不知火流柔术晋级为“中级”技能】

  【目前剩余技能点点】

  在脑海中的这一连串系统音落下后,绪方只感觉自己的脑袋内像是被强行塞入了一大段新的记忆一般,脑海中浮现出了大量与不知火流柔术有关的记忆。

  各招各式的使用方法、各招各式的破解方法……

  这一大堆记忆虽然是突然自绪方的脑海中出现的,但是这一大堆记忆在绪方的脑海中出现后却并没有给绪方带来任何的不适感。

  记忆刚一出现,便十分自然地融进绪方的脑海之中、融进绪方的血肉之中。

  在系统的提示音刚一落下的下一瞬间,绪方便不做任何犹豫地单手提刀、后足一蹬,朝身前的青太郎冲去。

  对准青太郎的脑袋,绪方使出了中规中矩的下劈。

  依靠着自己引以为豪的敏捷,躲开了绪方的这记下劈后,青太郎再次故技重施——张开双臂朝绪方扑来。

  在刚才的那一系列的缠斗中,每当青太郎朝他扑来,绪方都会为了避免被青太郎的手碰到自己而迅速躲开。

  而这一次——绪方竟丝毫没有要躲开的意思。

  就这样屹立不动,任由青太郎朝他扑来。

  青太郎在稍稍一愣后,面露狂喜之色。

  因为这样的变故过于突然,没来得及多做细想,只以为是绪方一时大意的青太郎眼中闪过几分狠色,将左手稳稳地抓住了绪方的右肩,两脚一分,腰部使力,打算将绪方给重重摔在地上。

  然而——青太郎积蓄在腰部的力量还没有完全发挥出来,绪方便一脸冷漠地抬起自己没有握刀的左手,捏住青太郎他那正抓着自己左肩头的左手手腕。

  用一种十分奇特的技巧化解掉青太郎施加在自己左肩上的力量。

  望着绪方的这奇特的泄劲手法,青太郎的双眼直接瞪圆了起来。

  而绪方的动作还没完。

  绪方的左手仍死死地捏着青太郎的左腕——二人的立场现在完全颠倒了过来。

  从被抓者便为了抓人者。

  死死捏住青太郎左腕的绪方,卸掉青太郎左腕上的力量后,将双脚一错,力量从正扎实地踏在地上的双脚运起,从双脚运到腰部,随后腰部发力,用奇特的技巧将青太郎重重地甩在了地上。

  在掌握了“中级”的不知火流柔术后,绪方才知道——青太郎的不知火流柔术的水准,换算成系统的计算标准,大概也就只是高级而已。

  论等级,仍旧比只拥有中级柔术的绪方要高上一级。

  然而——绪方却拥有着远在青太郎之上的身体素质。

  在徒手格斗中,身体素质的优势,足以弥补技巧上的劣势。

  被绪方给抓住左手腕后,青太郎就一直有在使用他们不知火流柔术的卸力技巧来努力挣脱开绪方的手。

  只不过,因身体素质不如绪方的缘故,直到被绪方给摔在地上后,他仍没能挣脱开绪方对他的控制。

  在被绪方重重地摔在了地上后,青太郎的双眼瞪得更圆、脸上的错愕之色更加浓郁了起来。

  绪方刚才卸除他手腕的力道时,用的是不知火流柔术的卸力技巧。

  而现在这招将他摔在地上的招数,也是不知火流柔术的招式。

  同时,青太郎还看得出——绪方所施展的卸力技巧还是这投技,其手法都相当娴熟,根本不像是初学者能用出来的手法。

  “不可能!”

  在后背与地面来了个亲密至极的接触后,一股近乎碎裂般的疼痛自青太郎的后背传来。

  但他还是先暂时忍住了发出痛呼的冲动,仰头咆哮着。

  “你为什么会我不知火流的柔术!”

  “你从哪学来的?!”

  青太郎此时的模样,像是见了鬼一般,面上、瞳孔中统统密布错愕、震惊之色。

  “一位名叫阿町的女忍,在一夜之间教会我的。”

  “阿町……?”听着这熟悉,但是又有一段时间没有听过的名字,青太郎他那本来就瞪得很圆的双眼再次瞪圆了一些,眼珠就像是要从他的瞳孔中掉出来了一般。

  他张了张嘴,似乎想再说些什么。

  但绪方已经不想再给他任何的说话机会了。

  咔!

  随着一声骨头碎裂的脆响自青太郎的脖颈处发出,生机与光芒渐渐地从青太郎的眼中消散。

  绪方直接用双手将青太郎的脑袋给捏住,然后直接拧断——这也是不知火流柔术的招式。算是不知火流柔术的杀人技之一。

  不知火流柔术虽然名为“柔术”,但其实里面有着许多一点也不像是柔术的招式……

  【叮!使用不知火流忍术·不知火流柔术,击杀敌人】

  【获得个人经验值点,忍术“不知火流忍术”经验值点】

  【目前个人等级()】

  【不知火流忍术等级段()】

  ——这似乎是我的不知火流忍术第一次获得经验值……

  心中没来由地这般暗道了一声后,绪方以剑作杖,缓缓地从地上站起了身来。

  在结束了与青太郎的战斗后,原本正紧绷着的神经一下子松下来,疲惫感立即如一条沾了水的毛巾一般,将绪方给团团裹住。

  今夜,绪方已经数不清自己到底斩了多少人了。

  先是把宗太郎一行人给斩了。

  然后又与幕府军在狭窄的走廊上血拼,与一名侍大将进行“一骑讨”。

  接着又马不停蹄地与青太郎这个忍者进行战斗,直到现在才终于分出了胜负。

  毫不间断地持续战斗,令绪方也渐渐感到有些吃不消。

  尽管已经累得想要不顾一切地倒头就睡,但绪方还是强忍住疲惫,站直起身,朝通往楼的楼梯赶去。

  在与青太郎战斗时,二人的战场在不知不觉间从楼梯转到了二楼的一条走廊上。

  嘭!

  就在绪方刚刚冲到了楼梯口时,一声巨响突然自楼上传来。

  随着这声巨响的落下,绪方听到了一声音色熟悉至极的惨叫。

  是阿町的惨叫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