灭世的气息!

  一朵小小的雪花竟蕴藏着一丝异域战场星空中的规则之力!

  无形大网……

  难道这场雪是灭世弄出来的?

  叶平猛然抬头,看向天空,却只见混沌一片,灵识无法穿透!

  叶平又将灵识向外散去,在他灵识范围之内,方圆数万里,天空全都飘荡着这种雪花!

  这雪从哪里来的?

  范围有多大?

  持续时间有多长?

  难道……这就是天机?

  肯定是!

  若非涉及灭世的天机,岂能反噬大天尊?

  天炉绝地……

  部落联盟提前百年开启天炉绝地定然是因为这场雪!

  一旦这种能吸取灵力的规则之力遍布整个魔兽大陆,魔兽大陆的天地灵力便会全被灭世攫取,失去天地灵力的魔兽大陆就会变得与异域战场一样荒芜!

  天炉碎片……

  部落联盟全民动员收集天炉碎片,必定是为了重炼天炉……难道天炉这个破碎的洪荒至宝能对抗这场灭世之雪?

  如果真是这样,天炉绝地,必须要去!

  原本,叶平对天炉绝对没有多少兴趣,此刻却改变主意。

  销售策略也要改一改。

  不能只为赚取灵石,还要相助魔兽大陆修士对抗灭世。

  不管天炉能否对抗这场大劫,都要尽力搜集碎片,重塑天炉。

  保住魔兽大陆,说不定,将来的莫一天,魔兽大陆会成为覆灭灭世的助力!

  赌了!

  打定主意,叶平立刻找到了古沛然。

  这会儿的古沛然正在那座新建的三层楼一间培训室里授课,叶平把他喊了出来,将自己的决定告诉了他。

  “什么?你要降价?为什么?”

  古沛然一惊,这还是叶平第一次干预众鑫源的定价,但他奇怪的却不是这个,而是叶平问也不问,上来就让他降价。

  难道他是要薄利多销?

  没道理啊!

  赤霞部都要包圆了,哪儿用得着降价促销?

  他还打算做完了赤霞部的生意,把价格往上提提呢!

  “不要问为什么,只管照做。”叶平一脸的肃然,“饲兽丹、突破神丹、妙手回春丹售价下调十倍,其他仙资售价只比成本价高三成。”

  “你……确认?”古沛然好悬以为自己听错了。

  饲兽丹、突破神丹和妙手回春丹的成本,他并不清楚,可在他看来,价格下调十倍,绝对是血本无归。

  其他仙资的售价比成本价高三成,看起毛利有百分之三十,但实际上,在扣除各种成本之后,利润空间也剩不了多少,几乎就是白忙活。

  专门把自己从灵仙大陆带到这里,叶平就是为了赔钱?

  他不是疯了吧?!

  “目光放长远一些,我的意图,以后你就知道了。”叶平笑了笑。

  灭世的事,他不能告诉古沛然,只能摆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故作玄虚。

  “那……好吧!”古沛然点点头,却还是一脑门子的雾水。

  做了这么长时间大掌柜,他早就不是“初哥”了,叶平这么做,目光放的再远,他也看不到怎么把损失赚回来。

  可叶平的吩咐他又不能不听,只好将所有的疑惑都压在心头。

  算了,想那么多干什么?

  天塌下来有叶平顶着。

  反正这两年的分红已经足够我几辈子挥霍了……

  ……

  一天之后,雪还在下,却只是零星飘落,并没有引人注意。

  秦镇再次来临幻海部,带来的霞光映红了大半个天空——赤霞部大半修士都跟着他来了。

  有部落联盟的严令在,他们无须担心部落被偷袭,听族长说幻海部有大量各种可能在天炉绝地用得上的法宝和丹药,不管想不想去的人全都想来看一看。

  去不去天炉绝地,多一些法宝丹药防身总没坏处。

  众鑫源开业这几天一直都是幻海部自己人在光顾,看得多,买的少,更多时候,店里一个真正的顾客都没有,赤霞部这几万人一来,立刻便将整座三层大楼围的水泄不通。

  尤其在看到那些极品仙资的售价之后,赤霞部的人更是挥舞着灵石袋,打破头的争抢,就怕自己看上的好东西被别人买去。

  第一批培训的两百服务员全都上阵也忙不过来。

  “族长,不对啊!”冯钧把秦镇拉到一边,“你看到饲兽丹、突破神丹和妙手回春丹的标价没有?怎么现在的价格比卖给咱们的时候,便宜了那么多?”

  “便宜就对了。”秦镇一摆手,“大司灵借给咱们魔兽的时候,要灵石了吗?”

  “好像是没要……”

  “战死的那些魔兽,大司灵也没要任何赔偿。”

  “哦……”冯钧点点头,面露释然。

  聪明人不用点透,秦镇稍稍一提,冯钧就明白了。

  借魔兽的费用,战死魔兽的补偿,全都被叶平算到那些丹药里面去了。

  忙忙活活一整天,购物狂潮才平息下来,法宝卖出了一万多件,丹药卖出去的数量更是难以计数,尤其是饲兽丹,几乎每人都买了一大堆。

  原先的价格,大多数人都买不起,价格下降十倍之后,只要不是太穷,都会买一些喂饲自己的灵兽。

  一天下来,这几万人的灵石袋全都空了,众鑫源的货架上还有似乎买之不尽的各种仙资。

  赤霞部的人离开之后,那两百个服务员人人兴奋,叶平给他们的提成比例都不低,一天下来,他们都大赚了一笔,许多人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灵石。

  灵石全都集中到古沛然手里的时候,谷大掌柜却半点也高兴不起来。

  亏大了……

  一个赤霞部尚且如此,一旦消息传开,那么多部落的人都涌来抢购,众鑫源还不得亏死?

  不行!

  还得跟叶平再谈一次,让他交个实底儿。

  “亏?”听完了古沛然近乎幽怨的抱怨之后,叶平淡然一笑,“老古,你知道饲兽丹、突破神丹和妙手回春丹的成本是多少吗?”

  “多少?”

  “售价的十分之一。”

  “啊?”古沛然陡然一怔,“你的意思是……现在的售价也有十倍的利润?”

  “现在,你还抱怨吗?”

  “这么低的价格还有十倍利润……这怎么可能?”

  古沛然一脑门的疑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