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总裁爹地宠上天 > 第2193章 醋而不知
  随即男人薄唇轻轻一扯,修拔的身躯便朝她走了过来,程晴晴吓的呼吸一滞,轻轻的声音带着一抹颤意:“老……老公,你回来了。”

  她细小如蚊子般的声音,听在男人耳边,很是受用。

  “嗯。”男人声线沉沉的传来,随后,他的手指伸了过来,勾起她垂坠的长发,在指尖轻轻打了一个圈,又松开了,薄唇轻扯了一抹笑:“很美。”

  程晴晴得到他的称赞,内心说不出来的欢喜,这种感觉,不似微风轻拂,更像是热火狂燃,程晴晴整个人绷着一根弦,指尖晴晴颤瑟。

  完蛋了,她好像喜欢上厉青延了。

  厉青延居高临下的打量着她,明亮的灯火下,她就像一株深谷幽兰,散发出清幽的香气,美眸闪闪动人,优美的唇片微启着,那种待人品偿的诱惑力,让厉青延有那么一瞬间,想附身去偿偿。

  “这衣服是我问剧组借来的。”气氛实在暧昧的让人不能呼吸,程晴晴只好胡乱的找个话题来聊。

  “明天我让人给你定制几件。”厉青延立即哑声说道。

  “呃?”程晴晴美眸一愣,下一秒,爆红一片,焦急的解释道:“不不不,你误会我说这句话的意思了,我不是问你要衣服,我只是随便说说的。”

  厉青延见她这么容易受惊吓,幽眸更深了几许,在她丰盈的脸蛋上捏了一把,声音饱含深意:“你是我妻子,你喜欢的东西,我都可以买给你。”

  程晴晴美眸一呆,她记住这句话了,而且,她还会记一辈子。

  是啊,她是他妻子,结了婚,受法律保护的那种。

  “谢谢你,老公。”程晴晴小声答着,其实,喊他老公,她一点也不习惯,可是,她好像也不能直呼他的名子,这样显的过份亲密了。

  厉青延听她柔柔的道谢声,心头微震了一下,凝着她的眸光变的复杂起来。

  “听说你挑了一个剧本。”厉青延往旁边的沙发上坐了下去,修长的双腿交叠着,伸手拿了她一个可爱的娃娃抓在手里把玩着,深幽的眸子让人猜不透他在想什么。

  程晴晴立即点头,小声说道:“是,不是你让瑟姐把剧本给我的吗?”

  “程晴晴。”男人突然直呼她的名子,把程晴晴吓的不轻,一双眸子赶紧认真的望着他。

  厉青延目光变的沉严,俊容也有些冷酷:“我允许你去拍戏,但你得守住妻子的本份。”

  程晴晴一脸错愕的眨了眨眼睛,她什么时候不守本份了?她现在连跟异性讲句话,脑子都得绕三圈,她可是每分每秒都记着自己已婚身份的。

  “听说这次挑的男主,是眼下当红的一个小鲜肉,你开心吗?”厉青延语气中透着危险。

  “我知道,是江云寒,我到现在还没见过他呢,你问我开不开心,我不知道要怎么答你。”程晴晴哭笑不得,厉青延问这话的意思,不会是怀疑她有二心吧?

  “他好像才二十三岁,年轻,帅气,阳光,难道不是你这种年纪的女孩子最喜欢的样子吗?”厉青延酸醋的质疑她,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一下班就跑到这里来吃醋。

  有句话说过,越是自卑的人,越是骄傲自大,因为他没自信。

  厉青延在外人眼中,他是绝对成功的男人,可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的不自信来自内心,他有一张上天赐予的脸,可他的身体,只怕没有哪个女人愿意接受吧。

  厉青延突然阴晴了脸色,不等程晴晴开口回答,他将手里的娃娃往地板上一扔,黑着脸色站了起来,一言不发的就往门外走。

  程晴晴看着他突然就走了,脸色还如此的难看,她吓住了。

  厉青延离开她的房间,快步的回到了自己的卧室,将房门甩的碰碰作响。

  他不敢去看她愕然的表情,因为这所有的问题,都是他的问题,她就像是自己拿钱买回来的一只宠物,心情好了,就逗逗她,心情不好,就弃之一旁,可他低估了这个宠物的魅力,程晴晴一双清澈的眸子,就像小猫柔软的小爪子,时不时的要挠他的心。

  如此美丽,年轻,浑身散发出青春的香甜,他却只能看着,连碰一下她,都没有勇气。

  厉青延所有的怒火,都是对自己的郁燥,也只能自己一个人消化掉。

  程晴晴莫名的委屈,她不知道自己刚才是不是做错了什么,或者说错了什么,为什么厉青延不等她回答就生气离开了。

  外界传言,厉青延脾气暴躁,阴晴不定,是个很难侍候的男人,现在看来,外界传言也有道理的,程晴晴轻吐了口气,不论外界把他传的多么的难于亲近,在她眼中,厉青延都是好的,她想靠近他。

  程晴晴这一夜都无法安睡,第二天早上,两个黑眼圈很浓重。

  她化了点妆,下楼吃早餐的时候,突然接到乔安安的电话,心情莫名的喜悦。

  人的直觉是最准的,程晴晴喜欢乔安安,觉的她的身上有温暖的东西。乔安安约她吃午饭,程晴晴欣然答应了。

  今天是双休日,程晴晴难得有一天的空闲时间,反正在家待着也很无聊,能够跟乔安安见上一面,也很开心。

  “太太,先生让你过那边吃早餐。”古叔突然出现在门旁,微笑的告知她。

  程晴晴一愣,昨天晚上还生她的气呢,怎么一早就叫她过去吃早餐了?“好的,我马上过去。”程晴晴不敢问原因,喝了杯水就过去大厅了。

  清晨的阳光,从落地窗照进来,餐厅的位置正好沐浴在阳光下,男人一件黑色的衬衣,浑身上下都是黑色的,唯有那贵气的俊容泛着白色,神密,高贵,又难于亲近。

  程晴晴眸色一呆,小心翼翼的打量着厉青延的情绪,轻轻的走到桌前坐下,微笑打招呼:“早啊,老公。”

  “嗯。”厉青延淡淡应了一声。

  “老公,我中午约了一个朋友吃午饭,可以去吗?”程晴晴掂记着这件事情,觉的有必要向厉青延请示一下,因为他今天可能也双休在家,万一他有什么事情,她至少能有个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