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院子里的几间病房被小七全部走了一遍,针对症状比较严重的全部都是针药水同时进行。

  这么做的结果就是药丸消耗的非常快,仅仅这么一户院子,将近消耗掉一瓶药,让小七心疼不已。

  在小七转战其他院子的时候,负责这院中的两个大夫也发现了几个病房中本以为坚持不下去的多名重症患者竟然情况都在好转当中,明显能够看出来高热正在消退当中。

  最让他们惊讶的是这些本来处在昏迷中的病患竟然都悠悠转醒过来,开始讨要水喝。

  通过的对照顾患者的家人们询问,才得知这些患者全部都被之前的那位小大夫诊治过了。

  也就是在此时,他们才意识到新来的这位大夫别看年纪不大还是姑娘,原来医术是这么的厉害!

  说实话,之前在见到这位大夫的时候,他们心底还是存在疑虑的。

  毕竟这么年轻的姑娘,即便是从小开始学,医术又能学到什么程度呢?

  他们这些浸淫医术几十年的老大夫,对于这种高热不退,反反复复的情况也是素手无策,最重要的是用尽了所有办法,也没能使这些陷入昏迷中的患者苏醒过来。

  最后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熬干,熬净,熬到最后生命的终结,说实话心里真的不是味道。

  他们所有的大夫心中都明白,高热不退,即便是有对应的疫症药方起到的效果也是不大的。

  两名大夫心中很是震动,快速将几个房间的病患全部检查了一遍,发现无论是症状非常严重的还是稍轻些的只要是被新来的这位大夫诊治过的情况,竟然都在好转当中。

  高热都在慢慢的消退中,病人身上也开始慢慢的发汗。

  好在这些病患基本上都被新来的大夫诊治了一遍,短时间内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两人心里有如猫抓似的痒痒,在病房里再也待不住了。

  交代了守在每个病房中的学徒让他们注意这些病患的情况,想要喝水的一定多给他们喝水,接着两人迫不及待的随着小七的足迹追了过去。

  他们要亲眼看看这新来的大夫如何诊治病患。

  当他们到达另外一户重症患者院子找到小七他们时,此时这姑娘正给着一位妇人诊治。

  很明显这位妇人也陷入昏迷当中,身旁跟着一位年轻的女子,通过两个人的长相,一看就是妇人的姑娘。

  恐怕也只有闺女才会不顾自己的安危跟着娘进入到隔离区吧。

  此时这姑娘满脸泪水的看着小七,眼中既带着希翼又带着害怕。

  两位大夫到来时小七正开始银针扎穴,他们就瞧着眼前的小大夫,眼睛都不带眨的几根银针刷刷的扎在了太阳,曲池等穴。

  仅凭这熟练的手法,他们就非常认可,说明这姑娘的针灸学的非常精通。

  紧接着就看到这位姑娘从自己的挎包中拿出了一瓶药,拿出了一粒药香味非常浓郁的药丸,用水送到了患者的嘴里,运用巧劲动了几下下巴,药丸顺水咽进了进去。

  看到这粒药两位大夫眼睛瞬间亮了起来,这药香味这么浓重看着就不像是凡品,难道这些重症患者是因为这药丸症状才会这么快好转的。

  嘱咐了这位病患亲人的小七向着另外一位重症患者走去。

  这是一位老汉,基本上算是枯瘦如柴了,脸上沟渠纵横,焦黄的面容上散发着不正常的红晕,已然陷入了昏迷当中。

  情况已是非常危急,小七不由分说的施针,送药,全程两位大夫都看在眼里。

  在他们心里已经确定这位小大夫手中的药丸应该起着举足轻重的效果。

  接着这套院子的重症患者全部被小七施了一遍针,用了一遍药,至于症状稍稍微轻一些的,小七准备再等等。

  病重症区有着好几套房子呢,先紧着重症区里症状比较重的人治疗,其他人缓个一日两日要不了命的。

  连晌饭都没来得及用,小七又进入了下一户。

  全程这两位大夫都跟着,在这期间,他们也会帮着小七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比如时辰到了帮着拔针,这点他们还是能做的。

  直到这户房里的重症患者全部治疗一遍,小七他们才朝着帐篷所在的方向走去。

  实在太饿了,其他的病患只有等到用过食物后再进行诊治。

  到了他们居住的帐篷区,经过仔细的洗漱消毒后,已经很饿的小七与仇大哥迫不及待的去领了食物。

  而之前一直跟着他们的两位大夫,则是在走动时拐弯了,到哪里小七也没有在意。

  现在填饱肚子才是重要重要的,要知道接下来还有的忙饿着肚子干活小七会没有精神的。

  食物非常的简单,就是每人两个三合面饼子,一碗蔬菜汤。

  二人都没有计较,拿着饼子就着蔬菜汤,没多会儿便吃的一干二净。

  还别说饿的时候,小七还真没觉得这饼难吃,或许是因为它们还热的原因吧。

  用过食后,小七没敢多耽搁,便回到了帐篷把自己的两套银针全部处理了一下,重新再加入空间水的水中浸泡了片刻。

  这里的重症患者太多了,这么半日下来治疗的抵得上北塘县几日的所有患者。

  她有些担心这么多的病患,疗效恐怕会打折,还是多有用空间水泡一次吧。

  另一边半途拐弯儿的两位大夫,直接去找了这里的首医,把他们真是看到的情况如数告诉了首医。

  在首医吃惊中两人带着他去了重症区,重新检查了之前他们已经放弃治疗的重症患者。

  果然如这两位大夫所说的,这些病患都在缓缓的恢复当中,身上的高热正逐步在下降中。

  在他们肉眼可视下,已经能够看到这些重症病患们身上隐隐都有着出汗的痕迹,这是降温的过程。

  不少病患已经恢复了知觉,并且不再迷糊能够识人,知道要水要吃的,就是说他们确实暂时度过了危险,只需要观察明日会不会有反复的情况。

  见到这些病患的情况,首医是完全相信了,毕竟事实胜于雄辩吗。

  当时也明白为什么官府会把这么个年轻的小姑娘派到这里来。

  原来人家是真的有真功夫,瞧瞧这刚来,就已经救活了多为频临死亡的患者。

  走出病区后,首医忍不住的又让两位大夫把那姑娘救治的所有过程再次说了一遍。

  尤其是在药丸上面,首医也赞同这两位大夫的看法,这些人恢复的这么快,应该与药丸有着莫大的关系。

  当然他也听说了,这姑娘的针法也是与众不同,对抵制高热有着非常好的疗效。

  针法首医是没有办法,毕竟每个人的手法都不同,这是强求不来的。

  不知道这药丸能不能大量炼制,如果能的话就太好了,他们也不至于对重症患者这么素手无策了。

  只是这药方是属于个人的,能不能炼还是要看这位姑娘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