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神医魔后 > 第559章 心爱的女人?
  周商很意外地看向坠儿,他不明白为何坠儿要这样说话。一个奴才竟敢妄议主子,而且还议得这么难听,这奴才胆子是不是太大了?

  “你不可以这样说话。”他愤怒地看向坠儿,“大将军是主子,主子再不好那也是主子的事,论不到咱们做奴才的过多言论。何况大将军是北齐的英雄,他对北齐的战功足以抵去他犯下的其它过错。这样的话就算有人要说,那也该是大夫人来说,你不该多言。”

  坠儿当时就不干了——“什么叫我不该多言?我现在的主子是四小姐,我以前的主子就是大夫人,不管到何时,我都是要跟四小姐和大夫人站在一处的。他对不起大夫人,就得不到我们做奴才的尊重,我就是个小女子,我也管不了国家天下的那些事。我就知道家里主子过得不好,是谁让她过得不好谁就该骂!”

  “你……”

  “我什么?”坠儿瞪起眼,“我说错了?才没有!大将军他就是个娘宝男,这辈子就只对他娘一个人好,他娘对他越不好他就越想对他娘好。咱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毛病,人家黑眼白眼看不上你,你却非得舔着脸往人家跟前凑合,看不出眉眼高低吗?

  为了个老夫人,他让大夫人一家受了多少委屈,这些你当然不知道,可是我全知道。你也是夜家家奴,虽然以前总在边关,可这几个月老夫人都干了些什么,你也是看在眼里的。你说我们大夫人过去二十年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气?可她想着虽然婆婆不好,但丈夫待自己是好的,那么高的官位都没有纳妾,一心一意对她,所以她什么苦都吃了什么气都忍了。

  结果呢?我告诉你周商,人家穆家也是武将出身,穆氏一族也贵重着呢!但凡夫人以前就知道大将军在外头那些事,她早就翻脸了!早就不忍着老夫人了!

  跟我扯什么英不英雄的,我只知道他对自己的发妻不忠不义,一辈子都是谎言和欺骗!”

  坠儿这丫头气性也是大,一口气把憋在心里的话全都说了出来。临了还又多提了一嘴“周商你不老实,你的话还没说尽呢!除了那个生了孩子的小妾,大将军其它的事你都没说!”

  周商一愣,“其它的?”随即低下头,“另外两位夫人的事,你们也知道了?”

  夜温言都气笑了,“另外两位?”夜景归这些年到底是干什么去了?是打仗去了,还是纳妾去了?她知道坠儿说的是长公主的事,没想到这一下还诈出个意外收获。

  周商依然低垂着头,没注意到夜温言神色中的意外,只老老实实地说“除了那个为大将军生下一个孩子的小妾之外,在边关大将军还有两位红颜知己。大将军其实对那两位更上心一些,因为他跟我说,让我跟那两位叫夫人。一位是秦夫人,一位是景夫人。而那个小妾,大将军就只让我叫她姨娘。”

  夜温言听得直皱眉,秦夫人,景夫人,这都是什么玩意?夜景归这丰富多彩的边关生活,除了小妾,还整出红颜知己来了?给他生孩子的小妾只能叫姨娘,红颜知己却可以叫夫人?

  “既然都叫夫人了,那肯定就不只是红颜知己,也是被收了房的吧?”她冷哼,“夫人,夜景盛一正妻一平妻,也就两位夫人,他倒好,整出来三个。该不会在边关明媒正娶了吧?”

  周商摇头,“怎么可能明媒正娶,那位姨娘的事都瞒着呢,秦夫人和景夫人就更是得瞒着了。不但瞒着大夫人,还瞒着那位姨娘,甚至那两位夫人互相之间也是不知道对方存在的。

  边关镇子很大,是那种转着国界线建立的,长长的半弧型,一头是入口一头是出口。从入口到出口,就算坐着马车都要两个多时辰。所以若是两个人一个住在这边,一个住在那头,实在是没有什么机会见着。何况只要大将军不同她们一起外出,她们就算是见着了,也根本不知道对方是什么身份,而大将军是不可能跟她们一起外出的。”

  夜温言对这二位很感兴趣,“之前你提到红颜知己,既能有这样的说法,那二位想必在当地也是个人物。说说看,她们什么来头?”

  周商便告诉她“秦夫人家里是开医馆的,她自幼也学习医术,有一次独自一人去边关采药,碰上了越境的秋胡人。那人见她长得漂亮,就要抢回去做媳妇儿,正好被巡猎的大将军遇到,把她给救了下来。

  说起来那次也是巧了,以往巡猎的事大将军都不会亲自做的,那次是跟姨娘发生了争吵,好像姨娘又提到让孩子认祖归宗之事,大将军心里烦得很,就带着我去巡猎了。

  秦夫人当年十八岁,算是大姑娘了,只因家里有大丧,故而一直未嫁。大将军救下她,她正好带着草药,就顺手治了大将军手臂上的一处伤。一来二去的两人就有了感情,那位秦夫人也是个有气魄的女子,为了瞒下所有人跟大将军一起,竟然跟家里也决裂了。”

  他看了夜温言一眼,见夜温言面上并未见有多恼火,这才敢继续往下说——

  “景夫人是当地花楼的头牌,只因实在是貌美无双,故而花楼的妈妈一直没舍得把她给献出去。一直留到十九岁,直到有人出了比天还高的大价钱,那妈妈才舍得放手。

  而那位出大价钱的人,不是别个,正是大将军。

  只不过大将军不方便露面,所以那事儿是我做的,我给了花楼妈妈一笔银子,却不是买她一夜,而是直接赎身。景夫人从花楼出来之后,就被大将军养在了镇子最东头,平平常常的一处小院子,却也让景夫人对他死心塌地。

  毕竟比起在花楼为艺,给大将军做一个外室可强太多了。将来指不定还有机会跟着大将军回京,被家族认可,那她可就真真正正的翻了身,甚至还能回到边关去,去找当初强抓了她入花楼的人,还有那花楼妈妈报仇。

  这些事不是我乱猜的,是我听过景夫人说了许多次。可惜大将军是不会把她们带回来的,生了小少爷的姨娘都没带回京,更何况两个一直无所出的夫人。只是……”

  他说到这里,神色中有隐隐的担忧,“四小姐,大将军回京探亲却死在了家中,这件事不知道那三位知不知道。虽然她们三个只是外室,但性子可都不怎么好,一个比一个烈,奴才真怕她们知道这事儿之后会闹腾起来。到时所有事被揭穿,大将军的一世清名可就毁了。”

  坠儿气得直锤心口,“他还有什么清名?他那清名都是他欺上瞒下编造的谎言!怕毁他就别干啊!干了就别瞒了!瞒了就别怕揭穿!怎么着,名利和女人他还都想占啊?我跟你说,这也就他是大将军,有些难听的话我不好说,要不然我就送他一句又当什么又立什么!”

  周商脸都气红了,想反驳坠儿,却又觉得自己说什么都站不住脚。这件事情大将军的确没理,无论从哪方面说,他都对不住自己家人。何况四小姐还在这坐着呢,四小姐对这个丫鬟的喜爱简直就跟姐妹差不多了,他不能不考虑四小姐的态度。

  可四小姐有什么态度的?似乎也没什么态度。她只是摆弄了一会儿自己的手指甲,然后平平淡淡地说了句“行了,我都知道了,你去忙你的吧!”

  周商不放心“四小姐打算如何处理这件事情?小姐,大将军人都已经死了,这事儿能不能就算了?您就当成全大夫人,别让她知道这些糟心的事吧!奴才知道大将军不好,可奴才觉得,大将军之所以这样不好,也并不是没有原因的。老夫人就是原因之一!”

  他说到这里,又仔细观察夜温言,见夜温言没再提让他走的事,便知夜温言是想听他的话,于是再道“大将军在边关经常会喝酒,奴才也总会陪着他。每每喝得多了些他就会说起家里的事,说发妻待他多么多么好,也说老夫人待他多么多么差。

  大将军说他不甘心,他为家里挣名挣利,为什么母亲还不喜欢他呢?老二就是个米虫,母亲却把米虫放在了心里很重要的位置,我如此好,在她心中却一文不值。

  只要一说到这些事情,大将军的酒就喝得更凶。特别是那次二老爷也去边关历练,带了满满两大车行李,尽是老夫人准备的穿的用的。

  大将军满心以为肯定也有他一份,就算不是一半,三件五件衣裳也总是要有的。可惜,两车东西全部都是给二老爷带的,一件给他的都没有。

  老夫人就只让二老爷带来了嘱咐,说的是,你是兄长,一定要照顾好弟弟。你弟弟要是在战场上有个损伤,你这辈子就不要再回京中了。

  人就是这样,越不甘心他就越想要得到老夫人的母爱,越想得到就越得不到。所以他的性格越来越别扭,也越来越不愿意面对京城家中的一切。可能……可能大将军最希望的是一辈子都不回京城,就在边关守着心爱的女人过日子吧!”

  夜温言手里茶碗终于砸了!

  心爱的女人?

  狗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