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莫回头 > 第68章
  刚浇灭的木块麻杆滴着水, 鼻尖的焦味带着湿气,还有锅里油盐酱醋混合成的烟火气。

  在这种地方,图南说要亲她。

  她不能理解, 只觉得他可能脑子坏掉了。

  图南却很认真的样子, 又重复了一遍:“我能不能亲亲你?”

  说着, 他站起身, 朝杨枝靠近,动作里带着浓郁的少年人的青涩莽撞,他走到杨枝的面前, 低下头看她, 窗外露出的光线照在他鼻梁上,那里的肌肤好像荧光透亮。

  杨枝的目光不由自主地停在那道光上, 还有光线中上下飞舞的灰尘,片刻后,她看见他的眼睛, 眼里写满了情不自禁和期待。

  他很好看, 现在看起来又有些可爱,她无法否认这点。

  她眼睁睁地看着他的面孔离她越来越近,似乎有条引线连在他们的瞳孔中, 除了目不转睛地看着对方, 除了本能地亲近对方, 他们什么事情都做不了。

  但最后一刻,杨枝忽然伸出手,毫不留情地把图南推了出去。他的后背撞在菜架上, 几个空荡荡的小箩筐被撞落了。

  杨枝简短又坚决地说:“不行。”

  图南不解又失落地看她:“为什么不行?”

  杨枝无法和他解释清楚一切,只能简单粗暴地说:“不行就是不行。”

  说完杨枝就转身跑出了厨房,她一点儿也不想在这里待着了。

  她漫无目的地在宅院里散着步, 直到图南找到她,眼神小心地告诉她吃饭了,他把菜都炒好了。

  杨枝没说什么,跟着他去了前厅,坐在饭桌前。

  图南从小对口腹之欲就不太看重,她做饭他吃,她不做饭,他就去饭厅,自己从来没下过厨。是以,出自于他手的饭菜看起来卖相都很奇怪,近乎油汤煮菜,菜太软烂,肉又咬不动。

  但杨枝却没什么想法,她沉默地吃完了这顿饭,中间,图南为了那会儿厨房的事给她道了歉,她摇摇头,只说不怪他。

  只是,吃完饭后,她回到房间又开始发呆。

  她想起这些天的许多事情,想起他送她花,帮她画画,还想给她编头发。明明知道她有修为不怕水,过桥的时候非要走在外侧。她出去久了,他还要到处找她,找到她之后也不喊她,站在角落里傻子一样等她发现,她若是一转头看见了他,他的眼睛里就好像亮起了灯火,立刻朝她笑起来,露出好几颗牙齿。

  这种真切的喜欢,让她一天天地确定了一点。这一次,图南好像确实喜欢上她了,她曾经梦寐以求的东西得到了。

  但是她呢?

  她越觉得图南喜欢她就越惶恐,因为她想不明白自己还喜不喜欢他。

  她回忆起自己喜欢图南的最初,她看见他就觉得开心,那是一种毫不杂糅想到他就想笑出来的感情,一呼一吸之间,非但他被自己捧上了圣堂,连自己也不太普通了,走在人群时,好像与所有人都不同。

  可现在她失去了那种纯粹的快乐,想到他时,短暂的愉快后是漫长的心事沉沉,欲言又止。

  人应当能看清自己的内心,可她好像走入了迷宫,左右为难,所以只能驻足不前。

  她,他们,要怎样才能从这个困境里走出?

  时间一天天地流转,转眼就是深秋,到了这个季节,树和花一样凋谢,抬头时,触目可及的只有墨色的树干还有一团团鸟窝。

  杨枝不喜欢这样空荡荡的世界,她想买点儿花草回来,放在屋里,增添一抹亮色。

  找了一个晴天,她带着图南出发了,最近的花市在距离这里一日脚程的城镇里。

  图南现在不能御剑,她也不想在他面前用灵气,两个人一路步行,朝那里走去。

  到了的时候,已经是傍晚,秋风很凉,杨枝毫不耽误,直接找了间客栈先住下,第二日早晨才早起去花市。

  走到半路上,忽然听见锣鼓开道吹吹打打的声音,她连忙带着图南避到路边,只见一队人马带着花轿从他们身边经过,新娘坐着的红轿子一颠一颠地靠近他们,错身而过,风吹起帘子,新娘带着笑的嘴角露了出来。

  没多久,他们离开了,杨枝拍了拍仍在发愣的图南:“走啊。”

  图南转眼,视线彷如隔着时间看她,下一瞬他睫毛一垂,什么眼神都看不清了:“好。”

  两个人并肩朝着花市走去,秋天的花市一点儿也不见荒凉,姹紫嫣红的花朵在架子上摆着,花农们热情地招揽客人,殷勤地把那些菊花风铃草推到他们的眼前。

  杨枝挑挑拣拣,看上了就买,反正放进储物戒指就好了,她也不怕重。

  她买了几盆菊花,几团水仙根,还有金鱼草木芙蓉。她购置的时候,图南一直没有说话,只是跟在她身后,一步都不远离。

  买的差不多了,杨枝带着图南正准备回去,忽然见到有个花农摊子上摆了一从蔷薇花,粉色的花朵层层叠叠地开着,秀美又灿烂,她犹犹豫豫地过去看了好久,却没说要买。

  图南在她身后忽然问她:“怎么不买?”

  杨枝迟疑地说:“怕是不好种活。”

  那蔷薇个头大,颜色好看,可惜根却完全没有,这样的买回去实在不好养。

  图南的眼睛缓慢地眨了一下,而后,他略过她,上前一步,从腰里掏出铜板,问那个花农:“多少钱?”

  一会儿后,杨枝一边走出花市,一边捧着蔷薇埋怨图南:“种不活怎么办?”

  图南看着她说:“你喜欢,种不活就不要它了吗?”

  杨枝仍旧看花:“万一别人有手艺,可以给它一条活路呢?”

  图南沉默了一会儿,才说:“已经买到手了,只能努力种活它了。”

  杨枝点头:“也只能这样了。”

  说着,她凑到一朵蔷薇花上,吸了一口,没什么花香味,她却笑了笑。有些花就是不香,但它开得那么好看,谁能拿它有什么办法呢?

  他们又走了一整天的路回家,到家时天已经黑了,杨枝来不及种花,先去林秀那边看了看。

  她临走的时候给他塞了一篮子蔬菜,还有一条切好了的腊肉,还放了锅和柴火进去,想着他应该可以自己照顾自己,但这事儿她之前没干过,还是有些忐忑。

  没想到她刚刚冒出一只眼睛偷看,就发觉那槐树扭着两个枝丫,正在自己给自己炒腊肉,油滋滋的腊肉炒起来还挺香,闻得杨枝都快饿了。

  她忽然想起来,林秀小的时候就喜欢帮娘打下手,他的厨艺没准比她还好。

  她默默地转身离开了这里,给林秀一个体面。

  赶了一日的路,吃完饭,两个人就各自回房歇着了,第二日一早再起来种花。

  其实那些带盆的花草也没什么好种的,不过是把它们的盆找个合适的地方放下,最需要谨慎的只是那棵蔷薇。

  她小心的给它选了位置,挖出不深不浅的坑,图南扶着它,她用手一把一把地埋土,最后再浇水。

  浇完水,两个人都没有站起来,仍旧蹲在地上,看了它一会儿才抬头。

  杨枝这才发现刚刚他们两个的脑袋一直靠的很近,像是同一块木头上生出的两只蘑菇,彼此的头发挨在一起,风从她的鼻尖吹过落到他的耳边。

  在她的视线中,图南也抬头,看向她。

  他的视线很专注,好像第一次见到她,细致地观察着她脸上的每个角落。

  一种奇怪的感觉在杨枝心中腾起。

  她站起身来,低着头问仍旧蹲着的图南:“你快起来,忙了一上午,我要去做饭了。”

  图南站了起来,杨枝看他一眼,转身欲走,却被图南拉住手。

  她回头看他:“怎么了?”

  他没有回答她,而是把她死死地抱住了,腰弯着,下巴放在她肩膀上。

  杨枝不知道他又怎么了,要把他推开,还没动手,却听见图南的声音低低地在她耳边响起。

  “姐姐,如果世上没有我,没有林秀,你现在会在哪里,会做什么?”

  杨枝愣了愣,她好似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她一向很识时务,坦然接受任何无法改变的现实。

  不过,如果真的只有她一个人,她现在肯定不会在江州,整天做饭干活养两个小孩。

  或许会去各地布阵,或者和人交流阵法,或者只是窝在那里看书,都有可能。

  想到这里,她发觉出不对,问图南:“你问我这些做什么?”

  图南的声音在她脑后响起:“我和林秀都是有手有脚的人,无论做过什么,后果都能由自己承担。姐姐,你从来没有亏欠过任何人,不需要把我和林秀在担负在肩膀上。”

  杨枝立刻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你的记忆全都恢复了,是不是?”

  “是。”

  图南忽然松开手,退后一步,只是两只手仍旧放在她肩膀上:“你不用管我们。我虽然灵脉断了,但比起缺胳膊少腿的凡人仍旧好很多,做一个普通人也是一样的过,不会整天自怨自艾。”

  “你想去哪里就去,想做什么就去做,我不会再缠着你,你走吧。”

  说完,他松开了手,安静地站在她面前,等着她的回答。

  杨枝的思想已经停滞了,她心里好像吹起一股风,有些一直以来压着她的东西忽然轻了许多。她可以暂时离开这里,

  她混乱地想了很久,才脱口而出:“那林秀那边,他吃饭怎么办?”

  图南朝她一笑,笑容里带着一丝轻快:“放心,我毒不死他。”

  作者有话要说:我毒不死他与我毒不死他之间天差地别哈哈哈,林秀马上陷入地狱。

  你们猜最后图南跟林秀是谁做饭。

  杨枝必须要彻底离开一趟,放空自己,才能找回最初的自己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