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莫回头 > 第47章
  沙漠里的白日总是晒得人没精神, 只有黑夜降临时,人才会抖擞精神从帐篷里爬出来。

  图南和林秀仍留在帐篷里挖沙土,杨枝却走出来了, 伸了个懒腰, 从储物戒指里掏出一块腌火腿, 一块豆腐,一只笋,架上锅开始煮饭。

  火腿切片的时候,杨枝朝外看了一眼,一只獠牙赤目的猪妖沐浴在她的视线里片刻, 默默地朝后退了一步。

  怕什么,又不吃你,杨枝无趣地收回目光继续切火腿。

  这是他们被困的第二日, 很奇怪,按说妖兽潮的消息应该很快就会被传到各大修仙门派, 至多三日,这里就该到此斩杀妖兽, 再顺道把他们救出来。

  可细细算来, 今日都是他们得知兽潮之后的第五日, 居然还没人来?

  这就让人想不通了。

  想不通就不想了, 信息量不够的时候乱猜也不过是折腾自己, 反正最后肯定能逃出去,杨枝很洒脱地把切好的东西让锅里一扔。

  正在淘米,帐篷里人说话的声音就传出来了。也亏得杨枝准备充分,存的帐篷有别人家一间屋大,不然几个人挤成一团,她总怕图南和林秀磕磕碰碰之间就开始打架了。

  自从察觉到自己弟弟好像有点欺负图南之后, 她就格外地注意他们之间的谈话。

  此时,林秀有些煽风点火的声音传了出来:“莫公子,让你这样的修士和我们一起挖地道实在是委屈了。或者你现在离开也行,天黑了,只要跑得快些,应该也能安全回家。”

  图南:“……”

  林秀:“我和姐姐你不用担心的,我虽然腿残了,到底算个男子汉,怎么都会让她平平安安地出去。”

  帐篷里沉默了一会儿,图南没说话,林秀惊讶的声音却响了起来:“莫公子,我说错什么了吗?你为何要瞪我?”

  杨枝:“……”

  虽然她看热闹不嫌事大,但弟弟这样有些欺负人了,图南是个石头雕成的憨货,会打架不会说话,林秀再这么嚣张下去,她怕他的血溅到她鞋上。

  杨枝深吸了一口气,喊了一声:“弟弟?”

  两个弟弟都应了一声:“什么?”

  杨枝有些尴尬:“……不是,林秀你出来。”

  林秀深一脚浅一脚地掀开帐篷门朝她走来了,表情很是愉悦:“姐姐,你叫我有什么事?”

  杨枝也没看他,一边搅食材一边道:“你也收敛点。”

  林秀朝她笑,一副完全没有听懂的样子:“姐姐,你说什么?”

  杨枝没好气地说:“你当我是傻子,没看出来你在挤兑他。你别太过了,他没招你惹你。”

  林秀脸上的笑模样渐渐就消失了,纯黑的瞳孔里带着奇怪的情绪,像是痛恨伤心嫉妒混杂在一起搅碎了:“姐姐,你护着他。”

  杨枝叹了口气,没有立刻回答他,掏出个碗,在沸腾的米锅里盛了米汤,又舀了一勺糖放进去,塞到林秀手上:“喝一口,冷静一下。”

  林秀接过米汤,倒也听话,低头喝了。

  杨枝:“我不是护着他,你这些话说谁都不大合适,万一惹恼了人,反过来对付你怎么办?你拿着剑和别人对打?”

  大概是喝了甜米汤,林秀再抬头的时候,整个人已经好多了,表情委屈里带些可怜:“我怕你和他相处久了就不要我了,你们互相陪伴这么多年,对我只有小时候的感情,我还残废了。”

  杨枝摸了摸他的脑袋:“你不用担心这个。你和他是不一样的。”

  林秀:“为什么?”

  杨枝其实不想和林秀谈起她过去的感情,不是害怕,是觉得没必要,都已经过去了,她还反复提及一遍遍地咀嚼做什么?但此刻,她觉得或许再隐瞒下去,弟弟心里的恐惧是消除不了的。

  她缓缓地说:“图南叫我姐姐,我对他却不是姐弟之情。我曾经喜欢他,现在不了,过些日子等他离开,我和他之间就慢慢的什么都没有了。但你是我弟弟,从生下来就是,无论什么时候我都不会不要你。”

  不知什么时候,帐篷里的挖沙声也停了,杨枝扭头,看见图南站在帐篷门前朝她这样看过来,光线不明,她看不起他的脸,不知道他听见多少自己的话。

  不过这也无妨。

  她朝图南点了点头,而后就继续低头做自己的事了。

  他们在这里并没有被困太久,帐篷下的地道刚挖出没多少,清理妖兽的修士们就来了,林秀在法阵里等着,杨枝和图南一起从内突破,两边夹击,妖兽仓皇逃窜,不需要多久若叶城就被彻底清理干净了。

  清理干净之后,杨枝和来救援的修士聊了几句,她才知道他们原来早就到了,只是若叶城周围莫名起了风沙,完全无法辨认方向,他们强行朝里走却一直迷路,直到今早天气好了才得以进入。

  杨枝谢过他们,带着林秀和图南回江州了。

  接下来的日子倒是没什么大事。

  林秀和往日一般做生意,杨枝开始为江州外的村落布阵,图南虽然仍旧跟在她身边,却也没再说什么,只是老老实实地跟着而已。

  杨枝遭遇了几波妖兽,一一被她斩杀,上次来报复她的修士又来寻了两次仇,杨枝和之前一样,谁来就把谁收拾一顿,一切都很顺利,图南的春生就好像锈在剑鞘里,找不到一个□□的机会。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地过去,马上,一月之期就要到头了。

  还剩最后一天的时候,杨枝没有刻意提醒图南什么,但林秀去找了图南一趟。

  他去的时候,图南正在院子里的石桌前坐着,闭眼运气,他一来,图南就睁开了眼,脸色紧绷地看他:“何事?”

  林秀也不像往日一般总是挂着笑意,他走到图南面前,居高临下地说:“莫公子,明日辰时是出行的好时候,我来提醒你一声。”

  图南没说话,从身后把春生拿了出来,放在膝盖上擦拭。

  林秀见他拿剑,眼皮一跳,但嘴上没有放松:“姐姐她虽然没说,但是你这样继续待在她身边不合适,不是弟弟,也不是旁人,身份不清不楚,影响她声誉。她若要嫁人,你这样会耽误她的。”

  图南默不作声。

  林秀张嘴又要说话,但下一刻,一道剑光把他的一切言语都逼了回去,他的脖子不动,眼睛向下偏,瞪着那把抵着他喉咙的剑:“你想杀我?”

  图南的目光直直地对上他,说的却是其他话:“我看你时,总觉得在哪见过,但是想不起来。”

  林秀从嗓子里挤出一句话:“你要是让我流出一滴血,我姐姐绝不会放过你,我也不会放过你。”

  图南面无表情地看他几眼,把剑收了,送回剑鞘:“我不会伤你,前提是你真心对她,你想什么,关我何事。如果你想说的就是这些,闭嘴就行了,我明日会走。”

  林秀摸着自己的脖颈狠狠地说:“行,别逼我让人赶你。”

  说完之后,林秀就走了,图南仍旧一个人坐着,夜风吹得有些凉,但他好像什么都感觉不到,在月色中安静地坐着。

  第二日清晨,图南天刚亮就起身,他一直物欲不强,随身携带的物品没多少,洗漱完拿上春生就能直接走。

  推开门的时候,他眨了一下眼睛。

  杨枝站在门外,两只胳膊抱着,正在偏头看院里的那个藤花树,她那么瘦削的身子被晨风吹着,让人很想给她披个斗篷。

  见他推门,她回头,朝他笑了一下:“你今日离开,我来送送你,还有些我在山下发现的小玩意儿要拜托你捎回去送给师弟妹们。”

  图南接过了她手里的包裹,沉甸甸的一大包。

  杨枝:“我之前和你说的话不知道你记不记得?”

  图南“嗯”了一声。

  杨枝笑了:“回去之后,好好照顾自己,修仙路远,小心点。”

  说完,她朝他又点头,而后便缓缓地转身走了,身后长长的黑发被风吹拂,上面绑着的轻纱像是蝴蝶在飞。

  她像只蝴蝶,这是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有的感觉,所以他当年才会给她买那身裙子,因为很相配。

  但她后来没穿过。

  到今日,一个月结束,他很清楚地知道,杨枝并不需要他在身边,他完全不必担心她意外死去,过去的所有担忧都是他杞人忧天。他没有再待在这里的理由,根本不需要别人赶他,他必然要走。

  但他发现,即使知道了这一点,他仍旧不想走。

  看着她离开的背影,他忽然找到一种曾经体会过的感觉。

  他不知道什么叫喜欢,什么叫爱,但他明白什么叫欲望,无法遏制的欲望。

  他还没修仙,母亲刚去世时,有几天时间,没人管过他。除了屋里存着的糕点,没有人给他送饭。

  他是人,当然会饿,饿得烧心,熬到最后一日,甚至看见从墙边过的猫都想用弓射死它拿来吃。那是他母亲生前最爱的猫,但他只想吃了它。

  他最后也没杀了它,因为有个比他大不了几岁的丫鬟来了,她推开门的时候,他坐在椅子上没动,因为没有力气,但他怀里其实有把短刀。

  他看着那个丫鬟,心想,如果她不是来给他送饭的,他就要把她吃了。

  然后,她从食盒里端出了一碗粥递给他:“从今天起我负责给你送饭。不知道你饿了多久,粥里放了糖,快吃吧。”

  她很瘦,衣服不太干净,但是眼睛圆而明亮。

  从那一刻起,他汹涌的食欲退下了。

  但多年后的今日,他们都长大了,他看着她的背影,突然又觉得饿。

  他想把她抓住,捆着,绑着,吃进肚子里,这样才能安心,才不用日日夜夜地担心她像一滴水融化在河海中,消失不见。

  她可以融化,但必须是在他的身体里。

  作者有话要说:图南这个小伙子吧,就,有点原始,不太社会人。

  明天开始争取定在十点半更新,然后十一点睡觉,过吉良吉影一样的生活。

  学校的体检报告显示我心率过速又贫血= =下周还得去复检。贫血其实我没啥感觉,但是感觉自己确实抵抗力下降不少,今天居然又感冒头疼了,不过喜事是我这两天终于不用把笔记本放腿上写了,直接在桌子上按键盘也没啥不舒服的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