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莫回头 > 第46章
  杨枝想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明明她和图南走的时候已经把这四周用阵法保护起来了,看那个死尸的血迹,不像是有妖兽从外面攻破了阵法闯进去, 反倒像是……

  里面有什么怪物噬人, 他为了躲怪物, 从里面打开了木板,想要逃出来,可惜半道上还是被抓住,没能留一条命。

  可里面刚刚躲藏的明明都是人啊……

  难道那些人里,其实藏了能化成人型的妖物?

  可若真有妖物, 为何早不发动,晚不发动,藏在人群里那么久, 偏偏只在他们走了之后才行凶?况且她和图南分明都没有察觉出一丝妖气。

  杨枝实在想不通,但这个节骨眼, 她无暇多想,立刻俯身进入地窖中。

  刚进去就是扑面而来的血腥气, 腥得发甜发臭, 让人恨不得把内脏都呕出来, 杨枝却什么都不顾了, 直直地朝着血腥味最重的地方跑去, 一路上鞋底沾满了鲜血。

  终于,她来到了刚刚藏满了人的地方,刚一进去,她就见到了堆成山一样的死人,肢体扭曲残缺地交叠着,那不再是人, 只是一滩滩没有生命的肉。

  杨枝心里发恨又慌极了,是她答应林秀来这里,是她把林秀放在这里孤立无援,他还活着吗?还是已经化成这些肉山里的一堆,又或者,已经被妖兽吞噬,连骨头都找不到了?

  杨枝站在原地,手已经微微地抖了起来,就在这时,她听见图南说:“里面还有房间,有人在喘气。”

  他说完,就带头朝那里走去,杨枝跟在他身后,两人一起迈入了一件较为狭小的屋子。

  刚一进去,她就看见一只巨大的环节虫正瘫在地上,她分辨不出它的两侧哪边是头哪边是尾,只是其中一头被炸得稀烂,腹部也被炸出一个洞,红色的碎肉从洞里淌出来流了一地,夹杂着还有人的肢体。

  而林秀就躺在这间小屋的最里侧,呆滞着眼睛,不住地喘息,见两人来了,他才回过神,扭头朝着杨枝一笑:“姐姐,你回来了。”

  杨枝差点哭出来,她一脚把那只恶心吧啦的巨虫完好的那一侧踢到一边,从空出来的道路走到林秀身边,一把抱住他:“我走的时候发生了什么,怎么就这样了?”

  林秀看起来已经累极了,但还是强撑着身体和她说话,讲清楚了她走之后发生的事情。

  她走之后,林秀和那些商人们谈了一会儿生意,但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他们脚底下的土地里突然传来了有东西钻动的声音,所有人都很害怕,但又不知道那是怎么回事?

  从来没有妖兽能够想到从地下爬上来,地下的那些虫子都是只凭本能活着的东西,哪怕是最简单的思维能力都没有,更是不可能凝聚妖气变成妖兽。

  他们虽然害怕,但更多是怕地动,犹豫着要不要都从这里出去。可是,就在他们思考的时候,一只硕大的沙虫从地底猛然钻了出来,直直地朝着人冲过去。这只沙虫张口便可把一个成年男性吞食进去,皮极厚,非但人的刀剑伤不到它,连扔爆裂符都无法阻拦它的动作。

  人一个一个地就被吃掉了,逃也逃不走,最后就只剩下了林秀。

  他本来以为自己要死,索性站起身,在它扑过来的那一瞬间把杨枝给他的所有爆裂符都扔了出去,有几张被沙虫吞了进去,在它的腹中爆裂,这才对它造成重伤,无法动弹,躺在地上慢慢地死去了。

  林秀说着,捂住了自己的一只腿,露出吃痛的表情:“好像刚刚逃跑的时候被什么东西磕到了,很疼。”

  杨枝把他的下裳绑起来一看,他那条伤腿上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划了一下,划出一个伤口,血正从那里止不住地流出来。

  杨枝心知这里不是疗伤的好地方,立刻搀扶住林秀:“我们先出去,外面的妖兽已经被我们清理干净了,出去之后清理一下再包扎伤口。”

  林秀苍白着脸朝她点头。

  杨枝支着林秀一点点地朝外走,图南在她身侧,犹犹豫豫地伸出了手:“我扶吧。”

  杨枝摇头:“不用,我可以。”

  弟弟是她必然要撑起的重担,她不会交给别人的。

  还好这截路虽然血腥味重却没什么危险,三人没多久便走了出去,此时日头已经要落下了,杨枝找了一个还算干净的空地,把林秀放下,从自己的储物戒指里掏出酒和纱布。

  酒是叶红玉临别前送她的,她一直没喝,今日却拿出来给他洗伤口了。

  杨枝拿着小酒坛,按着林秀的腿:“会疼,但你别动。”

  林秀满脸苍白地对她点头。

  杨枝一把将酒液倒了上去,林秀疼得颤抖但还是忍住了声音,沉默不语,杨枝见他这样,沉默不言地把酒一点点地倒完了,而后一下把酒坛摔碎在不远处墙角上。

  两个男人同时看她。

  杨枝咬着牙说:“没事,我只是恨得慌,那些妖兽迟早得给它们满门抄斩。腿伸直,给你缠纱布了,别缩!”

  林秀:“……哦。”

  图南在一边看着,扔下一句“我去看看那只妖兽”,而后就默默地转身回去了。

  他的动作倒也快,杨枝把林秀的腿缠好,刚生起火堆,他就回来了,只是袖子那里居然破了一个口子,杨枝刚收拾完亲弟弟,见他这样也皱了皱眉:“怎么了?”

  图南边走向她边递给她一个东西:“你看。”

  杨枝还没接过来就闻到了一股腥臭味,她用两根手指把那个玩意儿捏住了,这是……一颗妖丹?

  图南:“这是我在沙虫胃中找到的,应该是之前有人遗落在此,被它吞了进去,应当就是这个东西让它变成妖兽的。 ”

  杨枝摇头:“妖丹难得,只有大妖才有,谁拿到了这东西都会立刻拿去炼药,居然有人粗心遗失它,简直不可思议。”

  不过这么解释也有道理,解了杨枝的疑问,毕竟若是如沙虫这般的虫子都能成妖,日后人面临的威胁就太多了。

  杨枝把妖丹递给图南,问他:“你的胳膊怎么回事?”

  图南轻描淡写地说:“刚刚那只沙虫还未死绝,偷袭我一下,不过此刻已经被我彻底杀死了。”

  杨枝点头:“你胳膊怎么样,我看看。”

  图南坐在了一片低矮的断墙上,和过去一样顺畅地把胳膊伸给了杨枝,杨枝把他的袖子朝上一捋,仔细看过去,袖子下面的肌肤被咬开一个口,口子不算太深,只是血还没止住。

  杨枝下意识地就从储物戒指里掏东西替他疗伤,刚拿出酒和纱布,就听见她身后林秀又发出了疼痛的□□。

  杨枝吓了一跳,立刻把东西放在图南怀里,跑到林秀身边:“怎么了?哪里不对吗?”

  林秀朝她笑笑:“姐姐,我没事,只是突然发现手上还被划了一个口,没关系,我一个大男人自己上上药就好了,你已经很累了,不用再操劳。”

  杨枝:“……我不觉得操劳。”

  林秀眼神柔和:“我不想总是和小孩子一样跟你撒娇,这点事我还是能够一个人做的。”

  她忽然听着话有点不对劲,回头看了图南一眼。

  图南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们,发现她视线过来了,他沉默地低下了头,自己拿起药瓶往自己胳膊上洒,动作简单又粗暴,活像厨娘在撒盐。

  杨枝不是傻子,到了这一步,她算是听出来了,林秀在挤兑图南。

  这么想来,这两天他似乎有意无意地挤兑了图南好几次?

  她顿时好气又好笑。

  杨枝回头看林秀,林秀对她笑:“姐姐,怎么了?有什么话要对我说?”

  杨枝:“没什么,药给你,你小心些。”

  弟弟大概是和她失散太久了,对她太紧张才会这样,她没必要反应太过,慢慢的应该就好了。

  此时天已经彻底黑了,杨枝布好了阵就忍不住地有些犯困,但勉强打起精神从储物戒指里拿出几个干面饼放在火边准备烤着吃,她把它们都掏了出来,一个一个地往火上的架子上搭,搭到最后一个时,实在太困,和图南交代了一声让他看着饼,闭着眼躺下睡了。

  这一睡,不知道睡了多久,杨枝被叫醒了。

  她揉了揉眼睛,睁开眼:“怎么——”

  她不用问就知道为什么要叫醒她了。

  铺天盖地的妖兽守在她的法阵外面,虎视眈眈地看着法阵中的三人,这些妖兽不光数量上比白天多出了不知道多少,看体型和浑身的妖力居然也强了很多。

  可以这么说,他们若是想要毫发无损地把这些妖兽全都干掉,这是不可能的。区别只在于伤亡的多少。

  图南毫不犹豫地说:“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来了这么多,姐姐,等会我先出去开条路,你带着林秀御剑闯出去,我给你断后。”

  杨枝却皱眉:“你断后?这么多妖兽,你怕是得断头吧。”

  图南倒也不避讳生死:“我不一定会死,但如果一直守在这里,我们谁也活不了。谁也不知道来这边清缴妖兽的人什么时候会来。就算一直躲在里面不出去,时间久了你和你弟弟也会饿死。”

  这时,林秀也在她身后劝她:“姐姐,现在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我们先出去,再紧急找人过来,总归比困着强。”

  杨枝的视线来来回回地在他们身上打量,一会儿之后,本来站起了的杨枝一屁股又坐回了地上:“我不走。”

  林秀:“姐姐!”

  图南:“你不要太固执!”

  杨枝满脸轻松地问:“你们怎么都觉得我们待在法阵里就必死无疑了?”

  杨枝蓦然朝图南露出一个有些狡猾的笑:“图南,你一直觉得我一个人在山下随时都可能死了,但我今日就想告诉你,龙有龙道,蛇有蛇道,我既然下山了,自然有办法保自己不死。可能你觉得这个办法比较丢脸,没什么英雄气概,但我不管这个,我只知道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图南的表情没有丝毫松懈:“可是困久了你真的可能会饿死。”

  杨枝淡定地说:“不会啊。”

  说着,坐在地上的杨枝开始从储物戒指里掏东西。

  锅碗瓢盆,油盐酱醋,米面菜肉,被褥帐篷,一样一样地掏了出来,整整齐齐地摆在沙地上。

  图南的目光渐渐呆滞了。

  杨枝:“我之前存的物资,够我们三个吃……半年吧。”

  林秀露出了意外又敬佩的表情:“姐姐真厉害!”

  但图南今日大概是和她杠上了,执拗地问她:“那若是半年过了,东西吃完了,我们还没能出去?”

  杨枝差点翻了个白眼,但她忍住了,尽量和气地说:“你傻吗?半年这么久,我们天天在帐篷下面偷偷挖地道,早就跑出去了。”

  图南吃瘪,一时间不说话了。

  杨枝看他表情,忽然快乐得不得了,差点没笑出来。

  作者有话要说:抱歉我又沙雕起来了,但我真的好想写图南吃瘪哦。

  快要转阶段了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