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莫回头 > 第41章
  杨枝不知道自己怎么了, 她莫名地关注那个青年,忍不住地想去看他。

  是因为那双眼睛?好像不止。

  她隐隐约约地觉得,这个人她若是错过了, 会是一件无法言说的憾事。

  可是为什么她会有这种感觉?她分明从来没见过这个人。

  刚好那个青年带着的一个护卫来他们这边借打火石, 杨枝便趁机说:“大哥,你们那边人多拥挤, 若是位置不够围着这个火堆坐也可以。”

  护卫对她感激地道了声谢, 过一会儿果然坐到了他们这个火堆这里,杨枝便趁着这个机会打听黄衣青年的信息。护卫倒是挺大大咧咧的,竹筒倒豆子一般地把自己主家的身世全都说出来了。

  那位黄衣青年姓林, 叫林秀, 在江州和明州一带做生意。他幼时曾遇到一场兽潮, 虽然逃了出来, 腿却断了,如果不是被一位姓林的游医救了, 只怕早就死了。游医救下他后便收他为养子,把他养育长大。

  他很能干, 虽然身患残疾, 却能在这种妖兽横行的年代白手起家, 生意铺得很广,药石布匹灵石符箓都有涉及, 算是富甲一方的大商贾。

  杨枝一句句地听到耳中,越听越觉得心跳变快。

  她着急地问:“你知不知道他跟着养父姓林前叫什么?”

  护卫看她着急的神色,奇怪地看了她好几眼:“叫什么不太清楚,好像姓杨。老爷他自兽潮后便基本失去了幼时的记忆,我们知道的就更少了。”

  杨枝差点直接站起身去找黄衣青年,揪着他的衣领问个究竟。

  江州, 兽潮,姓杨,还有和她一模一样的眼睛。一切的证据都指向他的身份。

  细细想来,当初她虽然给家人收殓了尸身,但那个时候,他们的肢体都已经被大火烧得纠结在一起,完全不成人形,她根本数不出来那团焦黑的东西里到底有几只脚几只手。她只以为弟弟也跟着死去了,但没准,他逃了出来?

  杨枝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她想,她必须要弄明白他的真实身份,如果他真的是弟弟,她绝对不会再遗失他。

  她很想立刻上去问清楚,但转念一想,不行,若是他没有失去记忆,他们对一对过去的事情,真相立刻就出来了。但他失去了记忆,她这么贸然地说自己可能是她姐姐,他不一定相信她是真的想认亲,反而有可能怀疑她的意图,他能把商号做得很大,不会是个她说什么就信什么的人。

  她需要细细打算,慢慢地探清他的身份。

  杨枝对着火堆,默默地想了很久,在火堆发出一声细小的爆裂声时,杨枝果断地站起了身,转身走到了林秀所在的火堆前。

  林秀看上去不太精神,有些疲惫地对着火堆,但见杨枝来了,还是礼貌地抬头看她:“姑娘有何事?”

  杨枝细细地打量他,他的长相确实很俊秀,虽然不再是少年人,又是多年行商,但看人的时候眼神却出人意料地温润,能够想到他年纪小的时候一定是个乖巧善良的孩子。

  杨枝心里一痛,不管他是不是她的弟弟,他因为妖兽家破人亡丢了条腿却是真实发生的事情。

  虽然心里有些难过,杨枝还在控制着脸上的表情,对他一抱拳:“我听方才的护卫说你要去江州?”

  林秀点头:“是的,姑娘的意思是?”

  杨枝:“我是修仙之人,此行的目的地也是江州,但不熟悉去那边的道路,不知道可否和你同行,路上如果遇见妖兽,我可以帮着解决。”

  对现在的人来说,外出时能有一位修士跟着,安全度提升了不少,林秀还没说话,他身边的其他人就眼睛一亮:“老爷,是修士啊,答应她吧。”

  林秀没有因为身边人抢答而呵斥他们,嘴角还浮现出一抹笑意,对着杨枝拱手:“如果姑娘不嫌弃我们脚程慢,那自然是求之不得。”

  和叶红玉夫妻分别后,杨枝便跟着林秀一起朝家乡走去,这一路上,杨枝一直想要弄明白他的身份,没事就会明里暗里地询问他的过往。

  可惜,确如当初的护卫所说,他是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屋里杨枝问了什么提起什么,都无法勾起他一点儿触动。她和他一个字一个字地说出自己叫“杨枝”时,他也只是笑笑,表示知道了。

  情形如此严峻,但杨枝也不是完全没有头绪,虽然已经过去很多年了,但她记得自己的弟弟的后背上有一个圆形的胎记,只要林秀的后背能被她看一眼,她立刻就能辨认出他是不是自己弟弟。

  但是,林秀作为一个男子,她是女子,他绝不可能随随便便就让她看到后背。

  她当然也想到了偷看,她一个修仙之人,在他沐浴的时候跳到屋顶掀开瓦片自然就能看了,虽然可能会看见不该看的画面,但她并无别的杂念,他又可能是她亲弟弟,应该……没什么吧?

  可惜,她等了很久,居然都没逮到一次他一个人沐浴的时候,他大概是长在北方的缘故,每次洗浴总是和护卫们一起去城镇里的汤池,她总不至于跑到男汤池那边大大咧咧地偷看。

  若是被发现了,尴尬倒是小事,就算她法力通天,只怕也立刻会被赶走,毕竟寻常人谁能留一个女流氓在身边?

  杨枝为了这事,愁了很久,一直到了江州都没找到答案。

  站在城门前,眼看着就要分开了,杨枝不得不厚着脸皮对林秀说:“我在江州没有住址,能否叨扰一段时间?”

  林秀在这边有座府邸,他和她说过一次。

  杨枝这话一出,其他的护卫眼神就不太对劲了,总有股说不清道不明的促狭味道,她知道,她这样的穷追不舍实在惹人怀疑,若是不知其中真相,必然以为她对林秀有什么想法。她没法解释,只能装作自己没看见。

  所幸林秀的反应倒是很自然,他对着杨枝笑了笑:“居然被你先说出来了。这一路辛苦杨姑娘斩杀妖兽,这份恩情我记着,我刚刚还在想,你在这边没有住处,我那边空房又有许多,不如邀请你到家里住着,总比住客栈要舒服许多。而且——”

  杨枝问他:“而且什么?”

  林秀不太好意思地说:“我看见杨枝姑娘总觉得很亲切,好像是自己的姐姐,让姐姐住在家里当然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杨枝被他这句话说得呆了片刻,差点眼睛一热流出泪来,她在心里默默地祈祷,林秀一定要是她的弟弟,她的弟弟一定要活着。

  去了林府,林秀一瘸一拐地亲自送杨枝来到一个院落里,帮她推开门:“这就是你的房间,如果有需要的东西可以直接告诉我,或者吩咐侍女送来。”

  杨枝点头,转身担忧地说:“你不用再送了,回去吧,这些日子在外面行走实在累人,要多休息。”

  林秀对她一拱手:“好。”

  杨枝这就转身进房间,虽然主人常年不在,但房间内打扫的很干净,她走到屋内,找到茶壶,准备给自己烧壶热水喝,但手指还没摸到茶壶,整个人僵在原地,震惊地看着桌上的东西。

  在一个瓷盘里,几个草编的蝴蝶蟋蟀正安静地躺在那里,看上去已经很旧了,原本碧绿的身躯已经枯黄无比,但眼睛那里有一个红印殷红如初。

  不会错,这是她编给弟弟的。

  天下的草编蝴蝶太多了,但只有她曾经捡到一颗红石头,磨碎了加水给蝴蝶点眼睛。

  它们在这里,所以,林秀一定是她弟弟!

  杨枝片刻都不能忍耐了,她放下茶壶,一把拿起其中一只,破门而出,直直地朝院外冲。

  她没有冲出去几步就看见了林秀的身影。

  他正坐在一块石头上弯腰喘气,看上去完全没有刚刚的体面和从容,一副疲惫至极的模样,一双手正在揉自己的腿。

  他听见杨枝这边的动静,远远地回头看她,居然还能露出一个温和的笑:“有什么事情吗?”

  杨枝握着手里的东西,步子缓慢而坚决地走向他,在他面前摊开手:“你还记不记得这是谁给你的?”

  林秀的眼中一片茫然:“不记得了,我只记得我很小的时候一直随时带着它们,只是后来长大了就弄丢了,原来在你的房间里吗?”

  他一直带着它们。

  他虽然腿残了,但还能长大,如今还能坐在她面前对她笑。

  杨枝再也忍不住了,她也不管林秀有多么惊愕,周围路过的侍女护卫眼神多么惊奇,她一把抱住了林秀,难过又高兴,激动得流出泪:“这是我编给你的,我是你姐姐,亲姐姐,我把你弄丢了,对不起!”

  林秀无措地被她抱着,只能拍她后背:“杨枝姑娘,杨姑娘,呃,姐姐?你别急,慢慢说。”

  杨枝却说不出话,她从来没有一刻这么愧疚,她一个人在山上折腾自己的事情,为了情爱辗转反侧,但她的弟弟却一个人在人间挣扎,他走动都不方便,走到今日,比别人多受了多少罪?

  她擦了一把眼泪,握着林秀的胳膊,认认真真地说:“从此以后,我不会在丢下你,我会一直保护你,直到我们之间有一个人去世。”

  哭过之后,杨枝便原原本本地把自己所有的猜测和证据都说了出来,林秀一直都在聆听她说话,脸上有过思索回忆的痕迹,但没有丝毫的怀疑。

  大概只用了一炷香的时间,杨枝结束了自己的述说,看向林秀。

  林秀的双眼一直都在看着她,杨枝从那双眼睛里能看见她自己,好像也能看见他们的娘,他们姐弟二人的眼睛都生得像娘。

  片刻后,林秀朝着杨枝露出一个亲近的笑:“姐姐,我原来叫什么?”

  杨枝差点没出息地又哭了出来:“杨青雨,过去你叫杨青雨。”

  相认后,他们并没有聊太久,林秀虽然竭力地像装的如常,但他的脸色确实看着不太好,杨枝不忍心拖着他说话,便做主把他送回去休息了。

  她一个人走出弟弟的房间时,只觉得心情和刚下山时又有了不同,除了快意畅然,多了一份暖意。

  她想给他准备一份见面礼,虽然已经同行了这么久,但在那一路上,她只是一个同行客,所说所做都不是以姐姐的身份。作为一个姐姐,她要送他什么,以慰这些天的分离。

  送什么呢?

  杨枝思索了很久,才下了决定,她问了侍女厨房在哪儿,而后就朝那里走去了。

  傍晚时分,杨枝端着一个托盘来到了林秀的房门前,门内已经亮起了烛火,显然他已经醒了。

  杨枝敲门:“弟弟,我能进去吗?”

  门内的人没有立刻回答她,杨枝稍等片刻,门居然开了,林秀直接给她开了门,眼睛亮亮地看着她:“姐姐,你来找我?”

  杨枝用下巴使用她端着的东西:“我做了些饭食给你,你睡了一下午,不知道用餐没。”

  “没有。”

  林秀说着,一把端过盘子,杨枝看他摇摇晃晃的步伐,把盘子又抢了回来。

  林秀看着自己的手,愣了一些,转身笑着对她说:“姐姐,你觉得我残疾了,怕我把盘子打翻吗?”

  杨枝摇头:“盘子打翻就翻了,我只是不想让你受累,我离你而去这么多年,只想多使点力气照顾你。”

  林秀没有再说话,慢慢地坐到了桌边。

  杨枝坐在他身边,对着盘子的东西说:“吃吧。”

  林秀点头,拿起筷子,首先夹起来一个圆圆胖胖的兔子包,咬了一口。

  “味道怎么样?”

  “很好。”

  杨枝突然心酸了起来。

  为了这个兔子包,她下午折腾了很久,天气还凉,面剂发酵慢,她专门烧了热水看着它,生怕它赶不上她和弟弟重逢后的第一顿饭。

  杨枝看着弟弟,缓缓地说:“那天,我带了很多东西给你,其中就有这个兔子包。可是我没能回去。”

  那天之后,他们分别了十几年。

  “但我一直没忘,我知道这个兔子包不是过去那个了,但是我还是想给你。我这么多年没能在你身边,不知道你过的这么艰辛,以后我会给你做更多的东西,一直陪着你。”

  “姐姐,”林秀看着她,“你是想要弥补我吗?”

  杨枝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这么大的人了,头发还是那么软:“我是心疼你。”

  天底下怎么有这么好的事情?

  她都怀疑自己是在梦中了。

  他们这边姐弟情深的时候,千里外的玄冥山内,却是另外一番情境。

  靖安坐在书桌前,拿着毛笔正在写字,眼皮都不抬:“你问我再多次也无用,我不知道她在哪里,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回来。你不是要突破了,还不找个清静地方闭关?”

  图南站在他面前,两只手捏得很紧:“姐姐怎么会什么都不告诉你?我不信。”

  靖安笑了,放下毛笔看他:“你为什么不信?她一直和你关系更近,不也没告诉你?”

  图南被他堵得沉默了。

  片刻之后他才说:“她要是在外面出事了怎么办?”

  靖安没好气地看他:“我没事也出门,你怎么不担心我在外面出事了怎么办。滚滚滚,别耽误我修心,你有这个时间天天磨我,不如多去教教师弟妹。”

  图南再次沉默了,这一次,他倒没有再说什么,憋屈地站了一会儿就转身离开了。

  待他走了之后,靖安才抬头,看着房门片刻,摇头叹气:“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作者有话要说:本来想着十二点前更新的,没想到感觉来了就多写了些,不过写到现在感觉有点胸闷,发上来我就睡了,大家拜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