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莫回头 > 第35章
  杨枝醒来的时候, 她正躺在自己院落房间的床上,图南和两位师父都立在她身侧,脸色都是沉重无比, 好像她得了什么了不起的重病。

  靖安师父见她醒了,满脸疼惜地问:“你知不知道自己昏了多久?”

  看他们这副样子, 估计她躺了挺长时间。

  杨枝沉吟片刻, 猜测:“一个月?”

  靖安的表情有很短暂的失控:“……”

  还是云鹤师父没有废话,他皱着眉头, 直接对着杨枝道:“你昏迷了两个时辰, 此刻除夕已经过去了。”

  杨枝抬手, 摸了摸自己的脑门,虽然昏迷这件事确实让她意外中带了一点担忧,但见他们都这样着急, 她反而不太急了,还能反过来安慰他们:“两个时辰而已, 也不算什么, 就当我睡了一觉。”

  听她这么轻描淡写的样子, 靖安立刻不高兴了, 眉毛都快竖起来:“而已?你是不是搞不清楚自己到底什么状况, 寻常人昏迷过去哪怕一瞬都需要担心是不是得了重病, 你都已经有修为傍身,居然还能昏过去, 这还不算什么?”

  杨枝见他这个反应,心知刚才说错了话, 立刻给他顺毛:“师父,我错了。”

  靖安无奈地看她,叹气一声:“都这个时候了, 不和你计较这个,先说说你到底是什么情况吧。”

  “我们刚刚探查了一番,小枝,我没想到你的情况这么严重。入石室之前只是一缕灵气乱了,现在简直哪里都乱了,你这个状态居然还能一直在石室里不出来,你自己都不觉得难受吗?”

  杨枝不知道如何应答,只能赔笑。

  靖安:“而且我发现你的修为也下降了些,我记得,你之前快金丹后期,现在别说突破了,能保住金丹中期都不错了。”

  修为终于还是下跌了啊,杨枝想。

  这件事情不在杨枝的预料之中,但它真的发生了,她反而觉得还好。这些日子一来,她苦苦地维持修为,但头顶一直好像有把剑,时时刻刻可能掉下来扎她一下,现在,它掉下来了,她可以松口气了。

  不过,说是这么说,还是有些心痛,她修炼不易,每一点修为都是辛苦得来的,说没就没了,而且,继续掉下去的话,会不会给她掉没了?

  她抬头问两位师父:“那我怎么办?”

  看来在她昏迷的时候,他们已经商讨出了什么决定,杨枝这一问,靖安便很干脆地回答:“你这种情况虽然稀少,但我们玄冥山门毕竟是有传承的,我们已经找到一个丹方,可以帮你稳住修为捋顺灵气。但门派毕竟衰落了,有许多缺少的材料,图南说他会下山去寻,你这些时日先在这边静养,别去石室了,等图南带药回来。”

  说完这些,再交代了几句保养身体的话,两位师父便满面乌云地走出了杨枝的卧室,只留图南一个人。

  杨枝等着他开口,但他却像是一只闭着嘴的蚌,双颊紧绷,一言不发地站在杨枝的床前,他的头垂着,烛火照不到,她看不清他的五官。

  如果去掉刚刚他们说过的那两句不疼不痒的话,他们已经有一年时间未曾面对面好好讲过什么,杨枝一时间也很无措,谈论什么都觉得尴尬,但什么都不说又太可惜,好不容易这样待在一起。

  杨枝想,或许她可以问问图南这一年在山外到底经历了什么,有没有认识新的朋友。

  但她没想到,她刚出声说了个“你”,图南刚刚还垂着的脑袋就抬了回来,直直地看着她,她这才发现,他的眼底居然带着红色,看起来莫名地有些可怜。

  杨枝登时无奈起来,这个情景,到底是谁身体出了问题啊?

  图南看着她,突然哑着声音问:“你怎么不告诉我?”

  本来杨枝没觉得自己有什么错误,但被他这一问,她顿时生出些自我怀疑,好像做了什么过分的事情,狠狠地伤害了他。

  她想了想,才缓缓地说:“这又不是什么好事情。况且我也没想到会这么严重。”

  她的回答明显不能让图南满意,他张嘴想说什么,却又自己把话咽了下去,缓了许久才决然地说:“我会治好你。”

  杨枝刚准备说点什么,图南却已经转身,头也不回地离去,开门时外面寒冷的风吹了进来,卷起他的衣角,他反手关上门,就这样匆忙地走了。

  杨枝急急忙忙地爬起来,推开门一看,无边的黑夜里一个淡蓝色的光点正在远去,她看着那光点,无端觉得酸楚。

  为什么会有这种情况,他对她那么好,他也没有别的喜欢之人,但他就是不喜欢她,就像摇签,她偏偏是没被放进签筒的那只,也像是摇骰子,偏偏就摇出了这个结果,没有缘由,不可重来。

  图南直到七日之后才归来,这几日里,杨枝的修为又在一点点地下降,居然已经有了要朝金丹初期跌落的迹象,他归来之后,连杨枝的面都没见,直接去炼药。

  杨枝见到他时,他已经拿着药丸来到她面前,递给她,多余的话也不说,只是一个字:“吃。”

  杨枝知道他的心情,也没磨叽,直接接过来下去,药丸很大,只能一口一口地咬开吞食,个中苦涩只有自己知道,但她一句苦都没叫。

  吃完后,她才对图南说:“你把左边胳膊露出来。”

  图南看她:“啊?”

  杨枝皱了眉:“你没发觉吗,你这边的衣服都被抓开了,我看看有没有受伤。”

  图南这才恍然大悟似的低头看自己的胳膊,果然,一道长长的划痕,布料裂处还有暗红色的血迹。

  他顺从地把衣服脱了下来,左胳膊上一条长长的划痕,修仙之人身体复原能力很强,寻常的伤口很快就好了,这个能留这么久,一看就是大妖所伤,杨枝看到那里就觉得心痛。

  这药需要的东西到底有多难收集,能把他都折腾成这个样子,脸色发白,还受伤了。

  杨枝取出药粉,一点一点地给他上药,图南也没动,乖乖地任由她施为,室内一片安静,恍惚间,杨枝觉得好像回到了许久之前,那时他们刚刚开始学剑,有时候磕着碰着了,便挤在一起互相疗伤,那时候真好啊。

  一会儿之后,伤口处理好了,她收回药瓶,低头说:“好了,你回去休息吧。”

  图南却没有立刻动,他仰头,琥珀色的眼睛看着杨枝,神情很认真地问道:“我们可以回到过去吗?”

  杨枝对他笑了笑,也很认真地说:“如果现在我说可以,那就是在骗你,也是在骗我自己。”

  图南的眼神暗了些。

  杨枝走到门边,打开门:“回去吧,今晚好好休息。”

  图南一句话也没说,听话地走了,他离开之后,杨枝突然觉得很累,肢体疲乏,心里也像是一片沼泽,翻起任何波涛都觉得累,除了沉下去别无去处,她喝了一口水就躺下睡了。

  这一觉起初睡得很好,还做了非常难得的美梦,她梦见自己回到了十几岁的时候,图南在后山练剑,误伤了一只松鸡,他巴巴地跑到她身边,把松鸡递给她,问她这个她要不要。

  杨枝问他:“你给我这个干什么?”

  那个少年扬着马尾,理所当然地说:“因为我喜欢你啊。”

  杨枝立刻笑了出来,心里的喜悦如同春水般升起,一颗心又软又酥又甜,但下一秒,她的梦境里突然响起一句惊雷似的话。

  “这是假的,他不喜欢你,这是假的!”

  她突然惊醒了,触目可及皆是黑暗,她在暗夜里心跳如鼓,好像一个人在荒地里跑了几里路,一时间居然找不到自己的去处。等她真的缓下了心跳,她第一次开始认真地思考一个问题。

  如果图南一直不喜欢她,她要怎么做,她不能无止境地等他回复,她要给自己约定一个期限,到了那个日子,如果他仍旧没有回答,那她就放弃他,再也不回头。

  那个期限设定为多久呢?

  一年?

  不,好像一年太短了,他若是下山有事,稍不留神时间就过去了。她不能设置得太过苛刻,不然真到那一天的时候她也有可能没死心,忍不住地把时间推倒重来。

  三年?

  也不行,三年太长了。

  那就两年吧,过了两年,他如果还不能喜欢她,她就真的要走了。修炼也好,下山也好,天大地大,她不信没有自己的一番去处。

  时间其实流逝得很快,眨眼间,还有一月就满两年了。

  这两年里,图南在为她寻找药材上从未有半分松懈,但杨枝的身体似乎渐渐锻炼起了耐药性,药丸的作用越来越小,起初它还能稳住她的修行,理顺一些灵气,但渐渐地,即使服了丹药,杨枝的修为也在一点一点地下跌。

  靖安师父为此很是头疼,他完全想不明白杨枝这是怎么了,他甚至怀疑她这并不是普通的快要走火入魔,但到底为什么,他摸不清楚。

  杨枝也问过他,如果她这样一直持续下去怎么办,最坏的结果是不是她会很快去世。

  靖安师父的回答是那倒不会,有灵气才能紊乱,等修为散光了,灵气自然全没了,到了那个时候病就好了。

  只不过,她也会变成一个凡人,拥有凡人的寿命,会生老病死。

  话都说到了这里,他大概也放开了,对着杨枝谨慎地问:“小枝,也不是我多话,但凡走火入魔总归要有个引子,或是欲壑难填,或是失意难平,你的那个引子……是不是在图南身上?”

  杨枝知道他其实早就猜到了。

  当时她刚刚被拒绝,走出院子就被他撞见了,虽然当时她努力地控制情绪,还生生扯出笑,但人的失意和伤心哪里是那么容易就被掩饰过去的。再加上后来她和图南之间的关系变化,日子久了自然就懂了,他只不过需要再确定一下而已。

  杨枝也不隐瞒,坦荡地说:“是。”

  她说完之后,靖安看着她,叹了口气:“我就知道。唉,你回去吧,记得吃药,虽然药效没有那么灵光了,但有一点用算一点用。”

  杨枝点头,离开了。

  她走之后,靖安转身来到内室门前,一伸手,推开了门,图南的脸赫然显现了出来,满眼凝重。

  靖安用肯定的语气说:“你都听到了吧。”

  图南的面部崩得很紧:“听到了。”

  靖安问他:“那你有什么打算?”

  内室里安静了很久,就在靖安以为图南不准备说话了的时候,他却蓦然开口,声音里满是坚决:“她要什么,我就给她什么,这样是不是就可以了?”

  作者有话要说:明天早中晚都在外面跑,不知道几点回住的地方,所以不一定有更新,我尽力吧。不过后天回家就可以规律更新了。如果明天没更的,那就大后天开始双更两天吧,我记得之前欠了一章来着。给大家抱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