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莫回头 > 第34章
  不需要思考, 杨枝已经听出了这个声音是谁。

  她靠着石椅,垂着头,低低出声:“现在几月了?”

  “七月。”

  七月啊, 她在石室中不太关注日月运行, 也不曾数过日子,没想到, 现在距离图南下山居然已经半年过去了。

  确实,他也该回来了。

  杨枝支着身体爬起来, 一点点地坐上椅子,喘口气才说:“你来做什么?”

  图南隔着门回答她:“我听师父说你在闭关, 想看看你。”

  杨枝看着自己的双手苦笑一声, 她若是健健康康, 那倒可以考虑一下是否出去见他,但她现在这个身体状况,还是别了,见面徒增烦恼。

  要是图南知道她为了他变成这个狼狈的样子,一方面他担心, 另一方面,她的颜面都不知道往哪里放了。

  还是赶他走吧。

  杨枝提起声音,故作精神抖擞地说:“我没事,只是闭关而已。这段时日正在紧要关头,不能出去,你回去吧。我若是突破了境界,自然就出去了。你刚回山不久,还是去休息吧。”

  说了这些,门外的人却还是没有动,杨枝有些着急, 她想让图南赶快回去,他这样一直在石室外面,她的心总是难以安定。

  想了想,她把声音提得更精神,还带着一份调笑的语气:“没有大事就不必急着找我。当然了,你什么时候喜欢我了,那就来告诉我,深更半夜我也出去见你。”

  图南却不愿意走,他的声音隔着石门传来,有略微的失真,但听到杨枝的耳中却格外清晰,仿佛他的脸也出现在她面前,眼中带着无措和委屈:“你……是不是生我的气?”

  即便已经很累了,杨枝还是忍不住地笑了出来,她仰着头,看着石室边上长出的那几只蘑菇,道:“我没有生你的气。”

  他不喜欢她这种事情,只能说是无奈,哪里到她生气的地步,况且他对她也很诚恳,没有说话来骗她,这样已经很好了。

  图南却不信:“你若是没生气,为什么不让我进来?”

  杨枝都想叹气了:“我只是有些累,现在想一个人休息休息,好了,你走吧。”

  门外安静了一会儿,不知道过了多久,才听见人离去的声音。

  他走之后,杨枝窝在椅子上没起身,身体虽然不疼了,但还没什么力气,她又在看石壁上的刻字。

  “夫,人神好清,而心扰之。人心好静,而欲牵之。常能遣其欲,而心自静;澄其心,而神自清,自然六欲不生,三毒消灭。所以不能者,为心未澄,欲未遣也。”

  或许就是她心未澄,欲未遣,才有今日的困顿。

  算了,困顿就困顿吧,刚刚做饭做到一半摔倒了,这会儿饿得厉害,她要继续做饭了。

  接下来的日子,图南又来找她好几次,好巧不巧,每次都碰见她狼狈的时候,杨枝一次都没有打开石室大门走出去见他,她能想象到图南受挫的样子,她甚至怀疑图南会不会在心里觉得她是故意的,她确实没有那个意思,只是确实不巧。

  换句话说,确实没见面的缘分。

  不知又过了多久,图南又一次下山了,他临走前来石室一次,在门前和她简短地交待了一下自己要去哪里,大概多久,留了些什么东西放在门前,又郑重地道了别。

  而后他就没有了声息,好像人已经走了。

  可惜,杨枝当时正好躺在地上,耳朵贴着地面,听了一会儿也没听见人离开的脚步声,他想骗她出去?

  她只觉得好笑,用有力气的那边手捡起一块石头,朝石门那里一扔:“要走就快点走,磨磨叽叽,妖兽可不会被你磨叽死。”

  门外果然传来一声闷闷的声音,图南的声音里郁闷中带着不高兴:“我走了。”

  之后,脚步声才离她越来越远,杨枝挣扎着爬起来,躺在床上喘了好久,等身体彻底恢复正常了才打开厚重的石门。

  门前摆了许多东西,有衣服食物灵器灵石,还有几个一看就是在山下买的小玩意儿,乱七八糟一大堆,有几个果子一打开门就咕噜咕噜地滚了进来。

  杨枝好笑地把它们一个个拿起来,日用品收进储物戒指,小玩意儿摆在石室内,继续自己的修炼。

  斗转星移,居然又一次冬日了,杨枝这一年在石室里,和外界几乎隔绝,专心地和自己体内的灵气作斗争,虽然到了快过年的时候,她仍旧没有恢复,时不时还会疼得厉害,但也不是什么收获都没有。

  修为虽然没有变高,最起码没有下跌,她虽然日日都怕自己真的走火入魔,但毕竟没有真的成为现实,更何况她已经摸清了疼痛的频率,知道什么情况会诱发疼痛,以及疼痛的时候怎样做可以缓解,这样的话,就可以最大限度地减少它对自己的影响了。

  这一日,杨枝正在吃饭,突然听见墙角那里的地面上刺啦刺啦的声音,她心知肚明那是什么玩意儿,碗没放,继续吃。

  果然,不多时,一个火红的球从那里钻了出来,呼哧呼哧地跑到杨枝的面前。

  小狐狸虽然因附身被图南敌视了,但图南毕竟这一年都没怎么在山上,它凭借自己满身的皮毛讨得不少师弟妹的喜爱,谁吃饭时都爱投喂它,是以,它才胖成现在这副尊荣,跑起步来臃肿又荡漾。

  小狐狸站在杨枝的面前,支起身子闻了闻杨枝的碗,没什么兴趣的收回了鼻尖,从毛发里抖出一个字条,推到杨枝面前。

  杨枝没捡,道:“你不是会说话吗?直接说,我懒得看。”

  小狐狸的动作顿了顿,看起来有点犹豫,一会儿后才用小孩的声音细声细气地说:“靖安问你后天过年出不出去,你要是出去,饭桌上就给你留个位置。”

  杨枝还没说话,它眼珠子一转,又补充道:“图南那个崽子明天回来,他肯定去吃饭!你也去吧,明天那么多好吃的,不吃亏了。”

  杨枝手上的筷子顿了顿,眼睛还看着自己碗里的清汤寡水,她倒不馋,只是,都一年了,出去见一见人吧,这么好的日子。

  “我出去。”

  除夕前夜落了一夜的雪,当日也未停歇,从山峰看去,纷纷扬扬的大雪好像淹没了整个世界,杨枝走出石室,小心翼翼地沿着石阶下行,所见皆是白茫茫的一片,她才恍然觉得,一年的春夏秋都被她错过了,可惜。

  到饭厅的时候,其他人都已经坐好了,今年又收了一批徒弟,整个饭厅都被挤得满满当当的,她亲眼见着有年纪大些的萝卜头对着刚入门的矮冬瓜介绍她的身份,于是矮冬瓜的眼中立刻浮现出崇拜的目光,挤到她身边仰着头说:“大师姐,你是不是很厉害?”

  杨枝蹲下身,拍瓜似的拍她的肩膀:“还行吧,你努力修行,过几年应该会比我还厉害。”

  她只是说实话,但师妹好像受到了格外的鼓励,眼睛亮晶晶地看她,握拳:“我会的!”

  杨枝笑笑,直起身,当朝前走两步,忽然和一个人的目光撞在一起。

  她停了脚步,朝图南露出一个笑容,远远地朝他挥了挥手。

  却见他定定地看她一眼,居然头一偏,看别处去了。

  杨枝登时有些尴尬,不知道图南到底怎么了,脾气犯了?

  她立刻有点想坐到别出去,可惜她的位置就安排在图南的旁边,靖安师父也在那附近,见了她,立刻挥手来叫:“杨枝,快点来,马上开席了!”

  杨枝只能认命,穿山越岭般地走到那边,坐下。坐下之后她反而安定了起来,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好了,他怎么表现都随他,她只要头不歪眼不斜,安安生生地吃她这顿饭,吃完就溜,毫不留恋,什么问题都不会发生。

  两位师父简短地说了两句话,而后,年夜饭就算正式开始了。

  开始没多久,杨枝正拿着筷子夹起一片肉,耳边突然有人低声问:“你现在修为怎么样了?”

  杨枝:“……”

  大过年的,一来就问这么尖锐的问题,他着实有些憨。

  杨枝只能放下肉片,扭头对图南说:“还行,差不多吧。”

  图南没什么表情,又问她:“吃完饭,你还回石室吗?还是回家?”

  杨枝想了想:“回石室吧。”

  “……”图南点了点头,而后就不再说什么,低头吃饭。

  见他单方面终止了对话,杨枝也没说什么,继续吃东西,但吃着吃着总觉得食不下咽。

  几乎是一年没见了。她确实很想看看他。

  左右白都表过了,多看几眼也无妨。

  于是,在人声鼎沸中,在室内昏黄的烛光下,她偏头看他侧脸,看了许久,初时意趣盎然,最后却意兴阑珊。

  看又有什么用,这个人不是她的。

  大概是这样的念头一起来,她的情绪就有点低落了,没多久,经脉里居然隐隐地疼。

  她心道不妙,年夜饭刚吃几口就走必然不行,她不想让别的师弟妹知道她出了什么事,更不想让图南发觉她不对劲。

  没关系,她可以忍一忍,按照以往的经验,只要坐稳了靠着椅背两只手都支在桌子上,她就不会倒下去,脸色表情再尽力控制一下就可以了。

  杨枝拿定了主意就这么干,也确实姿势维持的挺好,但她没有料到一点。

  她的身体好像又出现了别的新状况。

  眼前开始发黑,视线的边界似乎正在被虫子吞噬。

  她忍了又忍,终于还是没忍住,最后,她当着所有人的面晕倒了。

  作者有话要说: 离下山最多还有三四章,我着急死了,想赶紧把杨枝踢下去跟其他人会和。